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像火花像蝴蝶][段四六]梦一场

无具体CP倾向,段四六三角每个都无法割舍索性来个等边三角形。不过这么冷也是随便我怎么写【。


死了,都死了。

 

>>>

 

黄洪霆近来有些忧郁,这件事若是叫唐立平知道了一定要笑他。

上海滩的“银算盘”黄老四是个天不怕地不怕主儿,说是银算盘,实际上压根没长过脑子,他从不爱惜自己那条经历无数次枪林弹雨捡回的命。活了三十多年,张牙舞爪,暴躁地提防着想要闯入他领地的任何人。他歇不住,三天两头就要搞出事情来。

——这都是段爷给惯的。

 

一开始是黄洪霆他亲哥黄洪福和当时几个还在跑码头的小流氓成了拜把兄弟,从那个时候黄洪福他们几个混在一起,一起抢过劫,蹲过号子,也杀过人。等到他们终于混出了名头,在上海滩也有一席之地,黄洪霆就从老家跑来了。

黄洪福叫他来的,叫他一起来发财。黄洪霆当时没有十五,虎头虎脑,经不起撩拨,用他哥的话说就是属炮仗的,一点就着。来了还没一个月,在码头上闹了好几次事,有一次差点拿着斧头就要闯进去租界。

他老哥先是跟在他屁股后面收拾烂摊子,后来眼看着这不是个事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一眼看不过来,他这个弟弟的尸体就飘在了黄浦江上。

黄洪福索性抓着黄洪霆的衣领把他扔在了段绍荣面前,段绍荣那时正坐在大马路边的生煎包摊上吃早饭。

初生牛犊的黄洪霆谁都不服,就算是他哥他也不大瞧得上眼。这个时候灰头盖脸地倒在刚浇的水泥地上,气呼呼地就站了起来,谁也不看谁也不叫,就坐在段绍荣身边,把大半屉的包子吃了个精光。猪肉馅的包子,蘸着醋,一口一个,吃得极快,吃到他最后一个终于噎着了,一只手抓了段绍荣面前的豆浆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看样子是饿坏了。”段绍荣就坐在那儿看他吃完,末了来了这么一句。

“要不是老家吃不上饭,我也不会到这来。”黄洪霆把嘴巴一抹,语气特别横。站在他身后的黄洪福直接给了他一胳膊肘。

“也是,当初要不是北边闹饥荒,我也不会扒着火车节来到这。”段绍荣估计没吃饱,但是现在他也算有身份的人,到哪儿也不会缺了吃。

“你是我哥的大哥啊?那我是不是也得管你叫哥?”黄洪霆是打南边来的,口音夹杂着一些南方人特有的孺软,但是他贪大,特地压低了声音,听在别人耳朵里只觉得可笑,偏偏自己浑然不知。

“你要是不乐意,也可以不叫我大哥。”段绍荣说。

“哦,行,那我就先跟你混着,成吧......老、老段!”

“老段也是你叫的,你这小子是不是还要叫我老黄了?你就欠抽,给我叫哥。”

黄洪福打黄洪霆打惯了,上手就在他后脑勺打了一巴掌。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因为他常打黄洪霆脑袋,他这个被称作“金算盘”的黄洪福的弟弟,一点脑子都不长。

 

黄洪福带着黄洪霆带着去找段绍荣,就是想让段绍荣帮忙照顾着点。黄洪福除了一把算盘打得响,其他方面不值一提,但是他和段绍荣是过命的交情,在情义为重的段绍荣眼里,黄洪福的弟弟就是他自己的弟弟。

一起打人,一起喝酒,一起泡澡,一起扒在大舞厅的窗外看舞女换衣服,至少互相为对方死过一回,就自然而然成了兄弟。

有一阵子,上海滩各大势力正是大换血的时候,他们这些漂在外面的小流氓就是祭刀的命,那上海的天连带着黄浦江都是血色。段绍荣为了救黄洪福自己挨了一个枪子儿,黄洪福扶着他躲躲藏藏着带到黄洪霆那儿,身后血迹蜿蜒着淌了一路。

黄洪霆第一次见自己哥这么愤怒的样子,黄洪福一言不发地从床下抽出一把斧头就要出去。

“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大哥,你就给我站住。”段绍荣靠在墙上,看着一点也不像受了伤,眼睛还是亮的吓人,“就你那胳臂那手指头,也只能拨拨算盘,别给我出去惹事。”

黄洪福手里的斧头咣当一声砸在地上,他抓着衣袖狠狠擦着眼睛,声音都是哑的:“大哥,我要给你报仇。”

“都说你黄老二聪明,聪明个屁。”段绍荣用手按着肩头伤口,那血跟不要钱一样往外淌。

黄洪福就蹲在地上哭,大声哭,撒泼一样。黄洪霆受到他哥感染,鼻子也酸了起来,他站在窗户边,隔着几条街都能听见外面喊打喊杀的声音。

“阿霆,你过来。”段绍荣和他哥一样叫他阿霆,“给我拿个剪刀,烧上火,再打盆热水。”

“干嘛啊?”黄洪霆问他。

“取子弹,你说这子弹在肩膀里头能舒服吗。”段绍荣说。

黄洪霆再看一眼段绍荣的伤口,两条腿就软了下来。他哆哆嗦嗦地找来剪刀,用火柴点燃了一火盆的纸,差点没把自己家给烧了。

剪刀在火里被烧得通红。

“老二拿着。”段绍荣说。黄洪福没接,他胆子小,根本下不了手。

“没出息的东西,还不如老三。”段绍荣骂他。

他说的老三是宋家瑞,看上去斯斯文文,说话也是慢条斯理,但是这些兄弟里头他们看得最透的,也是胆子最大的。

“老三老三,你就喜欢老三!”黄洪福从黄洪霆手里夺走了剪刀,摸到段绍荣面前就要动手。可是他对着那个伤口比划了半天,剪刀迟迟不落。

“你这是绣花呢?”段绍荣其实已经撑不住了,可是这个时候他绝不能睡过去,他不能让黄洪福一个人,因为黄洪福胆儿是真小,他这么一睡绝对能让老三吓破胆。

“哥,让我来。”黄洪霆上手去抢他哥的活,结果被他哥一巴掌拍脑门上,“滚开。”

黄洪霆看着他哥用剪刀把那小小的却能要人命的子弹取了出来,期间段绍荣没皱过一次眉头,还能张口大骂黄洪福动作太慢。

他没少见过段绍荣还有他哥威风的时候,拿着刀杀人,一刀砍翻一个,也看着他们带着一群小弟在码头主持事情,千百个人把他们拥在最中心。他当时只觉得他们厉害,却从没想过自己以后也要这样。

现在他却想成为这样的人,与这样的人成为兄弟。

 

从那之后黄洪霆没事儿就爱跟在段绍荣身后,像苍蝇一样赶也赶不走。他哥黄洪福有时还会问他“我和大哥你跟谁亲?”那醋劲儿都去能蘸大闸蟹。

也许他们黄家人都是这样,对待自己家人就恨不得掏心掏肺。在黄洪霆心里段绍荣是个了不起的汉子,而且他还救了他哥,这比救了他自己的恩情都大。他也乐意跟着段绍荣,段绍荣做人做事的态度都和他是一条道上的,他早就把段绍荣当成了自己的大哥。

“这事大哥说了......”

“你看大哥......”

“就是像大哥那样......”

黄洪霆在他经过叛逆期之后,性格还是很烦人。他的眼里除了段绍荣的那几个结义兄弟就没了别人,对待外人就冷酷无情,精打细算着恨不得把他们剥下来一层皮。

他哥是金算盘,他是银算盘。那个时候他就喜欢段绍荣吸的那一款烟,偏偏那是管制的,段绍荣那里也没有几包。有时候段绍荣吸了烟剩下的烟头,他都要接着再吸一口。

“四哥,你可真对得起你这银算盘的外号。”老六唐立平笑话他。

谁都知道黄老四和唐老六不对付,段绍荣在的时候还好些,他们还是把酒言欢的好兄弟,一旦在别的地界上见了面,他们彼此间就没有好脸色。

黄洪霆知道唐立平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唐立平长得白净秀气,混在他们这些五大三粗的小流氓里面很是鹤立鸡群,看着像是好拿捏的软柿子。但是从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有时候段绍荣也会借着醉意说他其实看不懂老六。

老三宋家瑞和老六唐立平看着都是一样的和善亲切,但是宋家瑞做的事烟土生意,每次的交易都是要人命是事情,多少人家因为这个倾家荡产。这也是别人眼红的紧的买卖,可是他手下的烟土生意从没出过问题,这说明宋家瑞并不是个好相与的人物。

而唐立平在黄洪霆拿他的相貌开过几次玩笑后,当下是笑眯眯一点没生气,后来回回打架都是冲在最前面,砍起人来眼睛都不眨。有时候唐立平还会对着段绍荣脸上那道疤叹气,大概是在感叹为什么自己脸上没有那么一道疤。

不过就算唐立平再怎么看不过眼他黄老四,他也不放在心上,谁让大家都是兄弟——谁让段绍荣是他们大哥。

 

过了十几年,段绍荣还是他们大哥,兄弟却只剩下了三个,连他亲哥也没能活下来。

黄洪霆浑浑噩噩地跟着他们混了半辈子,终于醒悟过来,原来他们做兄弟也不能长久。他没了亲哥,不能再没有大哥。

他们黄家人,就是胆子小,他要时时刻刻都跟在段绍荣身后,生怕一个不留神自己又把这个大哥给丢了。

“你是没断奶还是怎么着,该干嘛干嘛去。”段绍荣有时候被他烦到不行,就会躲着他。再加上段宁要和唐立平的弟弟谈婚论嫁,到时候他们段唐两家就是亲家,好像就再没他黄洪霆什么事。

黄洪霆很忧郁,非常忧郁。

偏偏唐立平还幸灾乐祸地在一边说风凉话,这怨不得他们老是吵架。即使如此,他也没想过做掉唐立平。就算在得知唐立平和日本人有勾结的时候,他也没下手。

因为他知道这样大哥会伤心,而他不想让大哥伤心,却不是因为他不想做掉唐立平。

“大哥,你向着他?”黄洪霆不明白,唐立平摆明了是包藏祸心,段绍荣怎么还能把这种人留在身边。

“我说你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段绍荣两条胳膊死死勒在他胸前,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走,跟我泡澡去。”

黄洪霆想,至少他们还是最亲的,比唐立平要亲。


>>>黄洪霆部分完,唐立平部分有缘再见。


评论 ( 5 )
热度 ( 9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