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韩叶】末路天堂 (雇佣兵paro/短/完/肉)

·胡汉三我又回来了!和葱儿的共同脑洞产物 @鱼葱_ 

·短短短,写到最后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反正就是肉就对了。

·最后默默地刷了林方。

 

热。

空气里的饱满水分在阳光的炙烤下升温,蒸发,在一大片的深绿和蔚蓝间来回,又变回了水珠,落在轻颤的睫毛上。

视线看过去的是层层叠叠的茂密枝叶,没有一丝风吹过,从缝隙里泻出毒辣的阳光的照在他的脸上,圆润的血珠从刚被一把钢刀划出的伤痕渗出,迷彩服领子敞开,脖子上挂着的金属牌反射着太阳灼眼的光。蕴含力量的肌肉在迷彩服下轻微动作,他单手握着一把M392,身后三个同样装束的人分别站在不同的方位,各自警戒。

“君莫笑。”他的声音冷硬如钢,手指扣着M392掼到肩膀上,是惬意自如的姿势,“抓到你了。”

咔嚓,子弹上膛。

“霸图佣兵团果然是名不虚传。”经过特殊变声器处理的声音怪异带着冰冷的金属质感,浓墨重彩的面具从枝蔓间出现,细长而有力的手指摊开燃至尽头的烟卷。

兴欣集团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行踪诡秘,传闻中兴欣的领袖君莫笑是个麻烦人物,他虽是近一年来才出名的人物,却被列为了联盟十大危险人物之首。前任的榜首叶秋已宣布死亡,不然还不知道两个人谁更难缠一些。

“彼此彼此。”韩文清用手指揩去侧脸伤痕上的血珠,指腹推开,在指尖留下淡淡的一道痕。他指着君莫笑脸上的面具,“拿下来。”

“我现在是你的俘虏,当然要听你的。”君莫笑将枪扔到了左手,右手摸上面具停顿了一下,下唇抿上干燥的上唇,笑声从喉咙里滚出,“在这之前,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赌谁都手更快?”韩文清平端起M392,将枪口对准了他。

“啧。”

君莫笑把面具摘下来随手扔在一边,过长的头发散乱着搭在眼上,不知是汗还是水自脸侧滑落。他举起枪也对准了韩文清,微微笑着,“赌一赌,你们谁会中我这最后一枪?”

站在韩文清身后的三个人迅速举起了各自的武器,并口径一致地对准了他。

“叶秋?!”张佳乐叫出了他的名字。

其他人虽然心有疑惑,但面对这突发情况还算镇静。尤其是韩文清,他之前的猜测此刻得到证实,兴欣的君莫笑果然就是他寻找已久的老对头,叶秋。

“叶秋,或者说,叶修?”戴着眼睛看上去斯文至极的男人开口,他们得到的情报中君莫笑应该是一个叫做叶修的人,鬼知道叶秋怎么搞到了这个真实到找不到一点作假痕迹的身份,“在森林最好不要使用明火,也不要乱扔烟头,容易引起火灾。”

“OK,下次我会注意的。”叶修歪了歪头,一滴汗似乎流进了他的眼睛里,“老林啊,真该给你发一个诺贝尔和平奖,你是我见过的最保护环境的黑社会。”

“不是黑社会,是霸图佣兵团,我们是合法组织。”张新杰纠正他。

“副队,别给这个家伙说话的机会,他肯定想点子怎么跑呢。”张佳乐用手抓着自己脑袋后的头发,这里的天气简直能把人蒸成一滩水,他觉得自己脖子后都热出痱子来了。

“看见你们还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叶修把脖子上的变声器取了下来,另一只手上的枪却还是对着韩文清。他落回韩文清身上,“久别重逢就送了我一份大礼,可见你是真想我了。”

叶修说话时尾音拐了弯上扬着,是极其从容的模样,让听着的人心里倒忐忑了起来,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后招。

“你自己送上门来,我不好意思不收。”

韩文清说的是“我”。

他和叶修每次的相遇都是针锋相对的对峙,纵横难解的蜘蛛网似的复杂关系兜头罩下,让他来不及想,想不通,久而久之也不想再想。

 

“老林啊,你说我们队长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张佳乐站在一根不高的树枝上侦查四周,如今虽然找到了叶修,兴欣其他人却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林敬言:“......”

张佳乐把被汗浸湿的额发捋到脑后:“抓到叶秋我们任务就完成了。像叶秋这种心脏的,就不能跟他讲什么江湖道义。”

“队长和叶秋的关系复杂。”林敬言只得回他一句。

“十年对手嘛,这个在圈子里众所周知了,听说以前有过‘凡叶秋相关任务,非霸图无人接’的时期。”张佳乐说,“你说这该有多大仇啊。”

“......啊?”

“我从来没试过和一个人保持过同样的关系超过十年,队长的性格我倒能理解,叶秋的话,他不像是把像队长这样的对手留到现在的人。”张佳乐说着说着突然兴奋起来,刚捋回去的头发又飘下来贴在了眼角,“他们真的谁都干不掉对方吗?”

 

韩文清一拳打在了叶修的腹部,把他整个人掼到地上,枯枝残叶随之扬起。叶修迅速反应过来想要起身,韩文清先他一步,把他的手臂反扭住扣在了他的身后。

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姿势。

后背压下来韩文清胸腔,他的胸腔随着呼吸起伏着,一只手在看不见的地方摸进了叶修的衣服里。

“你输了。”韩文清他耳后开口。

“哎。”叶修含糊不清地说,“老了呀。”

韩文清没再说话,只是用手抓住了他的衣领,直接把他拖进了雨林深处。

 

“跟不跟?”张佳乐问,“要是叶秋......或许说叶修,他如果耍个花招什么的,队长根本不是他对手。”

“叶修交给队长没问题,我们还有别的事情。”张新杰忽然开口,与此同时他抬起手冲着某个方向打了个空枪。

弹痕飞过之处枝叶乱颤。

“看到了吧?”张新杰对林敬言说。

“看到了。”林敬言脸上带着些笑意。

“知道都是在哪些地方吧?”张新杰又问他。

“......他下的陷阱,我闭着眼都知道在哪。”林敬言说。

“你们在说什么?”张佳乐不明所以。

“老朋友。”林敬言回答他,“我去见一下。”

 

今天相遇的都是老朋友。

雨林的树每棵都很相似,树叶像蒲扇一样大,有几棵的最上面还挂着蜂窝。叶修靠着一棵树,他视力好,能看见那蜂窝上有一滴欲落未落的蜂蜜。

一定特别甜。叶修胡思乱想着。

这个时候韩文清正抓着叶修的裤子想要往下扒,但是紧缚的皮带卡在了叶修的胯骨上,怎么也脱不下来。

“慢点慢点,你能让我做点心理准备吗,别一见面就打炮啊。”叶修虽然这么说着,两条腿却夹在韩文清的腰上。他脸上还带着泥土,两只眼睛像是掉进泥潭的玻璃珠,又明又亮。

“所以你见面就捅了我一刀。”韩文清没那么大的耐心,手臂肌肉突起,直接报废了叶修的皮带。

“这不是没捅进去吗。”叶修探过头去看韩文清脸上新添的那道伤,血液凝滞在伤口上,更增了几分狰狞,叶修的手指在上面按了一下,眼里笑意渐浓:“破相了。”

然后他伸出了舌头贴上那道伤口。温软的舌尖顺着伤痕的走势,温度化开了血迹,淡淡的铁锈味到达味蕾,然后被全部卷入口中。

有点不妙,对韩文清而言。

“现在说,还是待会说?”韩文清用手抓着叶修的脸强制结束了他的挑衅。这个时候的叶修就跟野猫似的,狡黠地乖顺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给你来上一爪子。

“——你进来的时候能不能轻点!”叶修腰部一僵。

韩文清带着薄茧的手指按压在叶修身体里最柔软温暖的地方,动作干脆利落却又不失温柔。

和以前的无数次一样。

韩文清了解叶修,了解他的弱点,知道什么时候的攻击,用多少的力度。还知道怎么挑逗他,而又不彻底满足他,把一点又一点地把快感牵引出来铺满身体。

“老韩,你的技术又长进了。”叶修诚心诚意地赞美道。

“受人之托。”韩文清的手掌按在他的腹部以下,掌心炙热,所过之处都欢跃着火苗。他的声音在万千蒸腾的水汽里沉了下来,“说好要干死你。”

“有志气,我可是随时欢迎。”叶修的手指戳在韩文清的胸口上,轻飘飘地回了他话。

这是他们之间的较量,在另外的战场上。

韩文清俯下身,干燥的唇上的纹理相互重叠。牙齿咬在唇上,舌头也加入了战团,最后全部乱成一片。

实在是太热了。

叶修舔了舔嘴角溢出的津液:“对了,其实我叫叶修,别再叫错了。”

与此同时,韩文清的性器已经推开了叶修臀间的嫩肉,毫不迟疑地捅了进去。

叶修搭在韩文清腰上的两条腿缠的更紧了,手指从迷彩服摸了进去,指甲嵌进韩文清的皮肉,报复性地挠出一道又一道血丝。

“我从来不会叫错人。”韩文清拉住他的手腕放在了自己的脖子,然后更加深入地推进了一步。他脖子上的金属牌子贴上了叶修的额头,叶修的眼睛眯开了一条缝,看清了牌子上的字。

“一如既往。”

他弯着尾指勾住了韩文清脖子上的金属牌:“这狗牌还在呢。”

“因为我喜欢。”韩文清回答。

叶修在他身下笑,笑得岔了气,眼角都泛了红。

“好好,你喜欢就好,街边卖的十块前一打,下次我送你们霸图一人一个?”

韩文清把拇指抵在了叶修的牙齿上,免得他又开起嘲讽,实际上现在叶修也说不出几句话来。两个人好久不见,一见面难免有些激动,激动就容易失控。

叶修只觉得自己大腿间被顶的又酸又麻,但又不想从此放开韩文清。

“太紧了。”韩文清的手指按压在相连的地方,试图让叶修放松一些。他用手掌托起了他的腰,让叶修顺势坐在了自己的腰上。

叶修双手环在韩文清脖子后,低下头,湿漉漉的头发全垂了来扫在韩文清的眼睛上。

“我说你尺寸是不是又长了啊?二次发育?”

韩文清:“......”

他用力地顶了一下,终于取得了叶修两腿一软结结实实地坐在了自己性器上的效果。

“说吧。”韩文清挑起叶修眼上的头发。

“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挡人财路,杀人父母啊。”叶修懒懒地说。

“就为了那一箱金条,你觉得我会信?”韩文清捏住他的腰,骨头扎手,没多少肉。

“有什么不能信的。”叶修看着他,眼里有一道极快的光掠过。“老韩,你现在还相信什么?”

 

“有什么不能信的。”叶修叼着烟,还穿着他第一次来到训练营的白色衬衫,把条金属链甩成了一个圆,“我想离开。”

他站在风口,身后的野草低伏,天空像一块生锈了的铁板。

“我们还没分出胜负。”韩文清说。

“我想回去外面的世界,那里还有人等我,我的朋友,我的家人。”叶修的眼睛里闪着光。

“......”

叶修把手里的金属牌向外面用力一扔,然后冲着韩文清挥挥手:“我走了。”

 

叶修赤着上身,几道伤痕藏在肌肉的阴影下。劲痩的腰下露出半截白嫩的臀肉来,他的裤子有点松,一直往下掉。

“你别想跑。”韩文清站在他面前,也只穿了一条裤子,他捞起自己的衣服丢给了叶修。刚才他没控制好力气,扯坏了叶修的衣服。

“腰带都没了还怎么跑啊。”叶修拿起韩文清的衣服披在身上,把裤子收拾了一下慢慢地站了起来。

韩文清忽然转过身把叶修按在了树上,他低下头,保持着下一秒就能亲下去的距离:“也别想着让他们来找你。”

“他们是谁呀。”叶修的眼睛里不掺一点虚假,特别真诚地看着他。

“跟我走,我和你一起。”韩文清说。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我必须是一个人。”

韩文清脖子上的那块金属牌就在他眼前,是他送给韩文清的,上面的字还是他亲手刻的,歪歪扭扭,一点也不好看。

他本来也有一个,不过后来给扔了。

“老韩啊,等到哪天我走投无路的时候,不过那应该不太可能。”叶修说,“又或者我快死了的时候,这个应该也不太可能。那个时候,我一定会来找你。”

“但是不是现在。”

叶修的脑袋凑近了些,眼睛里只有韩文清模样。

眼睛鼻子,还有新添的那道疤。

韩文清的眼神一动:“你。”

“我什么?”叶修笑道。

“我还相信你。”韩文清说。

 

嘴上有点甜。

也许是刚才那滴蜂蜜正好落了下来。

 

-完-



包荣兴:老大不见了!他一定是碰到那个拿着M392的家伙了,我要去救老大。

方锐:诶诶诶一帆,你看着点包子别让他乱跑。这附近都被我下过陷阱了,只有我认识,还得我亲自去找老叶。


评论 ( 14 )
热度 ( 73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