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章宪/虞宪】准时上线 (1、2)

只是想写肉!然后!写了五千字!肉渣都莫得!明天一定要写出来!

这只是一个狗血三角恋,题目随便起的,也可以叫做《炮灰也要谈恋爱》、《论备胎的自我修养》。



1

龙文章从门缝里接过饭盒,鱼香肉丝浓郁香味扑面而来,他拿着一次性筷子敲着盒饭对外面的人说:“迷龙,你这菜的分量可是越来越少了,咱哥俩谁跟谁啊,再给我加块鸡腿呗。”

隔着一道铁门忙着收钱递饭的迷龙操着一口东北口音不耐烦地说:“爱吃不吃,少在这瞎逼逼。”

龙文章咬开筷子扒拉了几口饭,等着买饭的人少了,迷龙隔着铁门跟他说话:“死啦死啦,我说你这一年来通宵达旦的死命看书,终于混进这里来,咋还这个熊样呢?”

龙文章扯着身上的白大褂,胸前是怎么也洗不干净的红印子——那是他第一次割兔子动脉时射到身上的,袖子口缀着红的黄的色团,胸前三个扣子子崩了一个半,还剩半个也凑合着扣。

“嘿嘿,嘿嘿嘿。”龙文章笑了起来。

亏着隔着铁门,不然迷龙早一脚踹在龙文章屁股上。龙文章自打靠进这个医科大学后一直这个样子,满脸春风。

龙文章突然把脑袋凑过去,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迷龙,我要成啦。”

迷龙哼着二人转忙着数钱,没想搭理他。龙文章依旧笑着:“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那个二院的实习生,还记得吧?”

迷龙头也没抬:“记——得——,你一天说八百遍你不烦啊?”

龙文章用手背抹了抹嘴,把饭盒往前面几米远的垃圾桶来个远投,叉着腰站了起来:“他好像对我也有那个意思,我在想我是不是要趁胜追击一举拿下。”

迷龙这时候已经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去了,他在这个铁门外无牌经营赚了不少,价格不比食堂的低,但味道比食堂的好了太多,不少嘴馋的学生就算大冬天也要缩着脖子冒着北风在铁门排队买饭。

“你就吹吧。”迷龙把票子往口袋一塞,站起来,从门缝里看他,“你要是真能拿下,老子请你吃小龙虾。”

龙文章没理他,因为大铁门旁边的树林小道上有个人正看着他。

那个人身上穿着的白大褂漂白得像天上的云,笔直地站在金黄大道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龙文章。龙文章接触到他的目光后就跟打了兴奋剂似的,弯着的后背一下就站直了,连带着身上皱巴巴的白大褂也在瞬间变得稍微平整了点。

看着他的人慢慢地、慢慢地抬起了手:“龙文章!”

龙文章转过头来冲迷龙挤眉弄眼:“诶你未来嫂子喊我了,我去了啊!”他一溜小跑追了过去,在迷龙眼里,他在张立宪面前就差翻肚皮打滚求顺毛了。

迷龙冲龙文章背影比了个意味深长的中指。

 

等到龙文章跑到张立宪面前,由于惯性,龙文章没能及时停住,不过张立宪已经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这让他们保持了三十厘米的安全距离。

“师兄好,师兄吃过了啊。”龙文章向前挪了一步。

张立宪眼皮抽了抽,龙文章比他大了七岁,但是在还是凭资论辈学风保存的学校他还是得叫他一声师兄。张立宪皱着眉,眼睛盯着龙文章胸前那摇摇欲坠的半个扣子:“你这扣子这么就剩这一个半了?老师看见了又该不让你进实验室。”

龙文章搓了搓手:“晚上我再缝上,现在时间不早了,去实验室?”

张立宪点点头,他其实就是专门来叫龙文章的。龙文章跟在张立宪屁股后面,张立宪走起来像风一样,白大褂下摆折起一个角,速度虽快却不妨碍他和遇见的熟人打招呼。龙文章的目光黏在了张立宪下摆折起的那个角上,总觉得那好像是个什么开关,从此掀开就能打开一个新世界。

制/服对人的诱惑大概也算人的劣根性?龙文章想着如果当初不是遇着张立宪的时候,他穿着一身白的耀眼的白大褂,他也不会一直念念不忘。

“龙文章!”张立宪又在叫他的名字,用那种一字字的不带感情的叫法,听上去冰冷冷。

龙文章想这大概是唯一允许的情况下能和张立宪靠近小于三十厘米的距离。他从张立宪手里接过烧杯,手指按上他的手指,有轻微触电。

虽然手指也是冰冰冷。

龙文章在一阵不算刺鼻的味道重昏昏欲睡,张立宪看着烧瓶的眼神很认真,透着紫色的液体倒映在他眼睛里,清澈如流动的泓。

这次试验时间比较长,不然张立宪也不会找来龙文章——烧瓶需要时刻有人看着,不然一天的等待都是白费。

张立宪看了一眼龙文章:“隔壁办公室有沙发,你先去睡,过会来替我。”

龙文章却觉得站在这儿看张立宪比他去睡觉更和他心意,从张立宪修剪的和虞啸卿一模一样的头发看起,皮肤比他们初见那会白了一些,扣得一丝不苟的白大褂把一副好身材完全遮挡。龙文章瞪着张立宪腰部那空荡荡的地方,想象着起伏的曲线。

他想起来虞啸卿曾经说张立宪长了一股好身架,骨头匀称,肌肉流畅,那时候虞啸卿的手从张立宪的肩膀摸去,手指按压着肌肉摸索着骨头的去向。

他们师生俩一副正直到不行的模样,反倒是看着的龙文章心里泛起了异样的感觉。这摸着张立宪的骨头的手不是他的,但是他却有了确实的感官。

龙文章舔着干燥的唇,挪着步子走到了张立宪的背后。张立宪全神贯注于实验,似乎没注意到他。龙文章伸出胳膊假装去拿张立宪身边的东西,张立宪突然侧过了身。

张立宪淡淡的眉毛挑了挑,似乎有些讶异。龙文章极少时候见过张立宪脸上出现其他情绪波动过大的表情,除了在虞啸卿面前。

这份讶异让龙文章有些得意,他想起来自己之前还和迷龙说过张立宪对他有意思的事情,张立宪但凡对他有些兴趣,脸上的情绪变化就不会如此乏善可陈。

但不过他知道张立宪的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可以让他从张立宪那里得到更多的表情。

 

比如现在。

“昨天,我就在办公室外面。”龙文章说。

张立宪的眼神里果然流露出更多的情绪变化,可他还是强自镇静,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龙文章一只手撑在张立宪身边的实验台上,身体略微前倾,两个人的气息交缠了一秒,张立宪立刻转过了头。

然后他的下巴就被龙文章扳了过来。

龙文章笑了笑:“我是说,我都看见了。”

张立宪瞪大了眼睛,太多的情绪从他的眼睛里蜂拥而出,睫毛轻轻颤动,他突然有些害怕。

“你喜欢他。”龙文章捏着他的下巴,指腹上的指纹重叠在张立宪的嘴唇上。张立宪屏着呼吸,放佛周身空气像是降至冰点,他只要一动所有的一切都会破碎。他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因为这句话是他想说却一直不敢说出口的事实。

张立宪只好说:“你怎么能这么直呼老师的名字......”

龙文章抱住他的腰,嘴唇顺势就贴了上去。张立宪的大脑中枢还在飞速处理着他的惊异与恐惧,以至于没有及时反应过来让他可以早些推开龙文章。

龙文章在考进这所学校之前,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见过很多人,也有过很多女人或男人。这不是他第一次亲吻,所以他做的驾轻就熟,极尽挑逗。张立宪完全招架不住,被逼的节节败退,被龙文章搂住的后腰抵在了实验台上,终于也没了退路。

张立宪在龙文章热烈难解的攻势下终于想起来自己怎么说也是跆拳道黑道,活动着手腕想要一拳打在龙文章脸上,此时龙文章适时放开了他。

他讨好地笑着:“和虞啸卿相比,是不是我亲的你更舒服?”

是的,他都看见了,在虞啸卿的办公室里,张立宪在和虞啸卿接吻。在他眼里根本不算接吻,上下嘴皮子相碰也比他们缠绵。

张立宪的拳头就这么停在了半路,龙文章刚才的行为让他脑袋充血,而他现在的话让他的心开始充血。

他慌张起来,并不是为了自己,他害怕这件事会牵连虞啸卿。和学生,尤其是同性的情感纠葛,绝不是虞啸卿的教授生涯的光辉一笔。虽然他的老师一直理智冷静,从没有正面接受过他的感情;虽然昨天完全是他的孤注一掷,虞啸卿只是被动接受,但是别人未必会听他的解释。

2

龙文章有些悲哀地想,他真是打出了一张好牌。张立宪身上萦绕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味,永远整齐熨帖的衣服此刻些微凌乱着,露出单薄布料下的肌肤。

现在是周六的下午两点一刻,整个楼层除了虞啸卿和张立宪两个人不会有人来,而今天正巧虞啸卿并不在隔壁的办公室。

“你想要干什么?”张立宪的声音里颤抖着,平时对着龙文章冷淡高傲的态度卸了一半,可也多了几分愤怒和不耻。说完这句话他咬了咬唇,一句骂人的家乡话囫囵吞在喉咙里。

龙文章将掌心抚在张立宪的后背上,张立宪猛然绷直了脊背,左拳依然挥了出去。龙文章身手或许不敌张立宪,但怎么说也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来的,应变极强,毫不费劲地躲过了张立宪这一拳,反而桎梏住了他的胳膊把他牢牢抱在了怀里。

“别动别动,再动就要走火了。”龙文章赖在张立宪的耳边,轻轻咬住了他的耳垂。

他感觉到张立宪在他怀里一瞬间的僵硬,随之而来是更剧烈的挣扎。

“你个龟儿子,快放开老子!”张立宪连四川话都说了出来,但是那绵软的音调就像一根羽毛挠搔在龙文章耳朵里。

他抱紧了张立宪,那年轻修长的身体此时无比亲近地贴合着他,放佛他捧了一怀茉莉花,带着冷冽入骨的香味。

“可是我喜欢你。”龙文章说,“我也喜欢你。”

他这么说着,又摸索着亲上张立宪的嘴唇。张立宪愣住了,他轻喘着气,有些艰难地开口:“你......我不知道。”他并不知道龙文章对他的心思。

“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的眼里只有虞啸卿。”龙文章自嘲道。

提起虞啸卿,张立宪垂下眼睛,说话里带着些鼻音:“你不要误会,昨天他......”他抬起眼,有些不安地看着龙文章,“你不会说出去吧?”

龙文章没有直接回答他,张立宪没等到回答,眼底生出冰冷的敌意:“你敢说出去试试!”

其实张立宪完全没有威胁龙文章的资本,只不过仗着刚才龙文章的表白,生出了一点虚散的气势。

龙文章低声笑了出来,低眉耷眼,看上去特别窝囊。他说:“我不会说出去。”

 

 

“张立宪,注意力集中。”虞啸卿的声音唤回了张立宪游离的神智。

张立宪低着头,手足无措地等着虞啸卿的怒火。谁料虞啸卿只是说了这一句,就不再理会他,这又让张立宪十分失望。

自从那天之后,虞啸卿的目光就再也没有停留在他身上,即使是他和虞啸卿单独做实验,虞啸卿也是除了课题内容没有一句废话。

龙文章拼命往张立宪身边挤过去,伸出手指勾了勾张立宪的尾指。张立宪瞪了他一眼,可是看着龙文章讨好地把刚才做好的笔记递给他的时候,心里又涌起了奇怪的感觉。虽然他被虞啸卿弃之草芥,可是却被龙文章视若珍宝。

“下课后跟我吃香喝辣去。”纸条上是龙文章的字,写的一笔一划整整齐齐,即使如此也绝不和好看沾的上边。

张立宪把纸条揉成一团握在手心里,若无其事地抬起头,目光始终锁定在虞啸卿的身上。他倔强地看着虞啸卿,绝不相信虞啸卿会看都不看他一眼。

直到虞啸卿结束授课,拿着教案拂袖而去,其他学生散去,他还是愣愣地站在那里,直到龙文章抓着他的手说:“走吧。”

张立宪才恍然惊醒。他僵硬地转过头看着龙文章,心里满腔委屈,虞啸卿竟然真的没有再看他一眼。

龙文章抓着他的手,却又不敢十分用力,所以张立宪轻轻一甩便甩开了他的手:“我自己会走。”

张立宪丢下龙文章直接走出了实验室,龙文章快步跟在他身后暗自庆幸着张立宪并没有拒绝自己的邀请。

龙文章很想带着张立宪去迷龙的小饭店里炫耀一番,可是想到那么做只会引起张立宪的反感,只好小心翼翼地带着张立宪去了别的地方。校门口不远地方一家排骨面,小店干净整洁,味道也不错。

龙文章把张立宪要坐的地方仔细擦了个干净才让张立宪坐下,问他要吃什么,张立宪反应迟钝地看向他,眼里的迷茫稍纵即逝:“随便吧。”

龙文章想着张立宪平时爱吃的东西,给他点了份面,然后自己和他面对面坐了下来。他搜肚刮肠着想着怎么和张立宪搭话,没想到张立宪先开了口:“昨天你说你喜欢我?”

龙文章连忙点头,不怎么精神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犹犹豫豫地伸出手,只抓住了张立宪放在桌子上的指尖。张立宪眉毛动了动,但是没甩开他。龙文章的胆子终于大了起来:“张立宪,我第一次遇见你是在二院急诊部。”

张立宪疑惑地嗯了一声,龙文章继续说:“那时候你是大学生,在那里实习。”

张立宪点了点头,可是他对龙文章毫无印象。龙文章的手指一点点蹭了过去,直至他把张立宪的手给握住:“你当然不记得我,我当时样子比现在惨多了。”

张立宪挑了挑眉,想龙文章大概是他照顾过的病人。

“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记住了你,从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你。”

两碗热气腾腾的面端上了桌,张立宪看着汤水上浮着的一层辣椒面,对于刚才龙文章的话有些消化不良。他突然没了食欲,因为他看着龙文章就好像看见了在虞啸卿面前的自己,也是这么卑微怯懦,那副模样真的窝囊极了!

龙文章用纸巾把筷子擦了几遍,又在热水里涮了,这才递给张立宪。张立宪却没接,两腿一并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我不想吃了。”

龙文章也跟着他站起来,着急地问:“不喜欢吃?”

“不想吃就是不想吃,我要回去了。”张立宪转身就走,从暖气充足的室内走到西北风凛冽的室外,秋冬季日落的早,此刻墨色的天幕盖过头顶,昏黄灯光投着他的影子。

不一会儿龙文章的影子也跑了过来,张立宪偏过头,龙文章在他身边喘着气,又不敢靠的太近,只好亦步亦趋地跟着:“你想吃什么?”

张立宪看着龙文章的影子,不爽快地说:“我想吃肉!烤肉!”

“那我们去吃烤肉,我知道有一家......”

张立宪突然停了下来,龙文章没防备撞在了他的身上。张立宪下意识想伸手去扶。没想到龙文章立刻站稳了退回了三十厘米外的距离。

“我不喜欢你,所以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一分一秒都不想。”

开着强光的车从路边驶过,照亮了张立宪毫无感情的眼睛,又将之陷入黑暗。

龙文章搓着手,局促地说:“或许我们可以......”

张立宪冷笑了一声:“我们?龙文章,你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洗脸了吧?是不是没睡醒要接着回去睡?”

龙文章干笑着说:“你又何必要把时间全耗在虞啸卿身上,这世界上除了虞啸卿,还有其他人比他更适合你,我是想说,有人比他更爱护你。”

“你想说你?”

张立宪从不向龙文章流露多余的情绪,而此刻他显然毫不保留地表达着自己的轻视。他向前迈了一步,龙文章也退了一步,张立宪看着他嘴角带着一点笑,头顶那盏路灯的光源落在他的眼底:“就你这个怂样。”

龙文章看着张立宪冰冷的笑意,还有那眼角的不屑一顾,突然冲上去把张立宪抵在路边的路灯上。他的心情被张立宪的一举一动摆布着,就算是张立宪明显地表现自己的厌恶,把身上所有的尖刺亮了出来拒绝他的靠近,他也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想要亲吻他,从眉毛亲到鬓角,从嘴唇亲到锁骨,在他白皙修长的脖颈上留下他的痕迹。

张立宪推开他,正要破口大骂又被龙文章堵住了嘴巴。龙文章毫不犹豫地抱住他,抱住那劲瘦的腰部,一边亲吻一边把他往路边的小巷子拖。

张立宪一拳打在龙文章的颧骨上,力道狠辣,可是龙文章完全没有反应,舌头依旧在他嘴巴里翻搅着,直至把他亲到缺氧,后背靠在墙上有些无力地喘着气。

没有丝毫光线的小巷里交替着他们两个人的呼吸声,他能感觉到龙文章的牙齿在他的脖子上划过,掠起轻微的刺激。

“龙文章......!你到底想干什么?”张立宪压低了声音。

龙文章一只手把他按在墙上,另一只手从他的衬衫里摸进去。龙文章在他耳边低笑,低哑醇厚的声音在黑暗里摩擦出一点点光:“张立宪,你会为你说过的话后悔的。”


T!B!C!

评论 ( 4 )
热度 ( 60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