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袁哲虞宪衍生】如何捕捉绿茶小白兔的正确方法 (3)

前文:2


3

孔嘉诚还没从整个人撞进沙发的眩晕里清醒过来,宗扬已经压了下去。宗扬还穿着他们昨天见面时穿的衣服,皱巴巴的衬衫上没系领带,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那疯狂跳动的脉搏。

宗扬直奔主题抽出了他紧扣在腰带里的衣服下摆,扯开衣服的时候眼神一动,之后动作未停,行云流水地俯下身亲吻他的身体。

孔嘉诚毫无反应地看着他在自己胸腔腹部脖子上刻意留下的吻痕,没好气地说宗老板你发情麻烦去长春路,两个小时只要三百八。

宗扬咬着他的耳朵说我去过了,但是没硬起来。可是刚才见到你,一下就精神了。

孔嘉诚想这个人怎么能比刚认识的时候还流氓,张口就骂他混蛋,但是后面的话也没机会说出来,宗扬像是饿了几天的野兽看见猎物,嘴唇贴上来的力度介于亲吻与拆之果腹之间。

等到宗扬拉开他的腿就想进去,孔嘉诚颤着声说去床上。宗扬像是没听见,抬起他的一条腿就在沙发上做了起来。紧涩入口被打开得很勉强,再加上这个姿势十分不舒服,孔嘉诚用力地抓着宗扬的后背,张嘴咬在他的肩膀上。

宗扬毫不示弱地扯过他的脑袋,牙齿轻咬着他因呼吸急促而颤动的喉结,直到发泄了一次,宗扬还是抱着他进了卧室。宗扬把孔嘉诚放在床上的时候才发现孔嘉诚脸上全是眼泪,他亲着他的脸说你哭什么,我做的你不舒服吗。

孔嘉诚扯过床单把眼泪擦了,嘶哑着声音说宗扬,这是最后一次。

宗扬把他滚在下巴的眼泪擦了,问他什么最后一次。

孔嘉诚侧过身避开他的视线说就是结束了,这种关系。

宗扬笑着说我们这种关系是什么关系。

孔嘉诚想要坐起来,可是只是挺直脊背就已经万分辛苦,他真想一巴掌拍在宗扬脸上,他长这么大还没被折腾得这么惨过。

宗扬单手撑在他身旁,另一只手向下摸过去抚在他的小腿上,眼神里有着深沉认真到孔嘉诚无法承受的东西,他低声说孔嘉诚,你就是上天派来折腾我的吧。

孔嘉诚立马接口说现在是你折腾我。

宗扬扯开床单把他们光溜溜的两个人全都裹住,抱着孔嘉诚的腰,四肢相缠,肌肤相贴,互相感受对方的体温,他的鼻尖在孔嘉诚侧脸蹭着,然后离开一点距离说那你罚我吧。

孔嘉诚眼睛湿漉漉的,头发凌乱,看上去可怜巴巴,有点不太自信地说我们做朋友就挺好的。

宗扬用膝盖抵开他的两条腿,感觉到孔嘉诚在他怀里又颤抖起来,他说我现在就想亲你,我昨天晚上就想亲你,想了一晚上。八天前知道你要去法国的时候,我就想把你亲到脚软上不了飞机。

孔嘉诚冷却下来的脸颊又红了起来,说你流氓你还来劲了!别看我,把脸转过去。说着自己先转过了脸,半个肩膀露在了外面。宗扬在他的肩膀上留下细碎的吻,在他脊椎的每个关节上都轻轻吻着,孔嘉诚躲闪不了,又被他亲的心痒痒的,觉得自己就像个在闹脾气的未成年,特别幼稚可笑。

宗扬的手握着了他身体最诚实的地方,指腹在敏感血管上摩擦着,掌心抚摸着大腿内侧的嫩肉,这个时候他的声音更是低沉迷人的一塌糊涂,只是叫着孔嘉诚的名字,孔嘉诚就不自觉地往他怀里蹭过去,两条长腿也任他摆布。

宗扬说我想我们成不了朋友。

最后两个人在床上厮混了一整个上午,宗扬被电话叫走前还意犹未尽地说八天的份我还没补完。孔嘉诚趴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你想做死我啊。

宗扬大概也觉得自己有点过火了,捧着他的脸看他有点肿起来的眼睛,说我晚上再来看你,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孔嘉诚摆摆手说我下午还有会,不知道开到什么时候。

宗扬说那你下班的时候我去接你。

孔嘉诚像是第一次见他一样看着他说你这是干什么,今天我都不想再看到你了,你敢出现在我们公司试试。

孔嘉诚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穿在皮鞋里的脚趾头都叫嚣着酸痛,更别说起床开车走到办公室拿着资料去开会这一系列事情。当他第五十七次在会议桌前换了另一条腿翘着,还是牵一发动全身,身体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威胁着要罢工。

好不容易结束了会议孔嘉诚松了一口气,他那没眼力见儿的秘书跑过来说老板,有人找你。

孔嘉诚虽说爱玩,但对工作绝对尽心,只好收住想早点回家的心思问她是谁来找他。

秘书笑的满脸桃花说那个人说他叫马乔,是名律师。

听见是马乔,孔嘉诚更没法回家去了,让秘书把马乔直接带到自己办公室,顺便再带杯咖啡。交代好一切他就歪在椅子上想要休息一会,没想到就这么睡着了。

他睡梦中好像听见了有人走过来,一只手覆在他的额头上,干燥又温暖。他于是睁开了眼,正好看见马乔站在他面前,看见他醒了就收回了手,嘴角带着笑,说昨晚没睡好?

孔嘉诚脑海里电光交替着昨晚的零星片段,似乎他最后抱着马乔没撒手,马乔就陪他在床上睡了一晚。孔嘉诚说我还没谢谢你昨天照顾我。他从沙发椅站起来的动作很别扭,小腿发软,差点没站住。

马乔扶着他的胳膊说这有什么好谢的。

孔嘉诚一边在心里骂着宗扬一边说对了你来找我干什么?

马乔看了他一会,只看得孔嘉诚生出一丝自己似乎快要陷入什么旷世阴谋的错觉。不是还是要来教育我吧......孔嘉诚的手开始挠办公桌面。

你说过要聘请我做你们公司的法律顾问,你自己给忘了啊。马乔慢慢说道。

他们在法国偶遇之时,马乔正准备结束自己周游东欧之旅,回归祖国怀抱建设国家,他没想到能遇见孔嘉诚。马乔和孔嘉诚很久以前就认识,孔嘉诚被他老爸扔到法国嘴上说着让他自生自灭,其实悄悄托了马乔让他好好照顾孔嘉诚。

十九岁的孔嘉诚和马乔以为的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的富二代完全不同,孔嘉诚穿着套头衫拎着一个小箱子站在他家门口,看上去只是离家出走的高中生。孔嘉诚盯着包子脸,笑起来很是乖巧,眨着黑亮的眼睛跟在他身后问题一箩筐,这就是你住的地方啊,我住哪?你这里的书可真多啊。律师这个职业可真帅气。你为什么不说话?大律师?

马乔是个不太能和人沟通的人,突然家里多了一个精力旺盛的话唠,花了好长时间才慢慢适应。没想到在他刚习惯孔嘉诚存在的时候,孔嘉诚就回国了,于是他又花了很长时间才慢慢适应身边少了一个人的生活。

再相遇时,孔嘉诚还是笑嘻嘻地站在他面前,虽然西装革履,看着马乔的眼神还是十九岁那样,满满的天真。孔嘉诚伸出手说大律师,你好。

在孔嘉诚得知马乔有回国的意愿,在法国这几天也就黏着马乔,极力撺掇马乔去他公司当法律顾问。没想到这才回国的第二天,马乔就答应了。

孔嘉诚立刻吩咐秘书去准备合同,然后拉着马乔说要去大吃一顿,马乔说我今天刚找到住的地方,还得回去收拾收拾。

孔嘉诚说其实你刚回来可以先玩几天,反正这个职位我给你留着。

马乔说好久没回来了,很多地方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也没事干,不如早点上班。他顿了顿,然后看着孔嘉诚笑了起来,赚老婆本。

孔嘉诚了然,坏笑着说Joe,我们公司的姑娘都特别漂亮,你随便挑。

马乔点着头说这当然。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