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袁哲虞宪衍生】如何捕捉绿茶小白兔的正确方法(5)

前文:4


5

宗扬抬起手腕,那块表明晃晃地亮在孔嘉诚眼前。这块表其实不是孔嘉诚在路边买的,而是他在一家钟表店精挑细选了一小时,无数钟表里的细长指针走过一格又一格相同的距离,机械磨合声里孔嘉诚在想着宗扬的脸,宗扬拿烟的姿势,宗扬抱住他时在他耳边叫他名字的声音的沙哑。

最后那个店主还送了他一个薰衣草小熊,并告诉他你的朋友一定会非常喜欢你送的礼物。

 

宗扬说现在是5月24日下午五点二十四分刚过去六秒,现在让我们重新开始。

孔嘉诚被他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眼睛睁圆了都忘记要眨,直到瞳孔括约肌传来明显酸涩,他才狠狠眨了一下眼。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宗扬,你说什么?

宗扬坐回主驾座,重新系会安全带,目视前方,我说让我们重新开始。

孔嘉诚握紧拳头坐直了说什么重新开始?我们压根就没开始过。他小心地平复着自己扑通狂跳的心脏,在宗扬的视线死角悄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宗扬撮着牙花笑了起来,他说那就从最开始重来,自我介绍也要再来一遍?

孔嘉诚看着他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问宗扬你玩真的啊。

宗扬笑笑不说话。孔嘉诚又问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宗扬想如果不说清楚孔嘉诚肯定又要缩了,到时候又冒出个什么Jerry还是Tom自己闲醋又要吃个满壶。他腾出一只手按住在座位上扭个不停的孔嘉诚,谈恋爱,咱俩。

孔嘉诚红着脸结巴着说我我我我我可没答应。

宗扬说那我就先当着随叫随到的床伴,恋爱可以慢慢谈。

这回换孔嘉诚不说话了,不过他们也到了目的地。宗扬还真是和孔嘉诚来做正事,和几个将来要合作的老板你来我往地几番交锋,孔嘉诚被对方笑眯眯地灌了好几杯酒,等到他意识到自己喝多了还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喝了这么酒。

他和宗扬都喝了酒,宗扬好些,于是扶着孔嘉诚往外走,嘴唇贴在孔嘉诚耳朵上说我真不放心。

孔嘉诚的神经中枢正被酒精麻痹着,傻乎乎地啊了一声。宗扬说不知道谁都能把你拐走。孔嘉诚不高兴地说你老是小瞧我。

宗扬意识到现在自己怀里的不是他以前相处过的别人,孔嘉诚比他的其他情人都要骄傲,也都要独立。这让宗扬很没安全感,因为他实在没什么东西可以给孔嘉诚。

宗扬本来想把孔嘉诚塞在车后座然后去叫代驾,孔嘉诚突然从座位上坐起来,脑袋在车顶咣当撞了一下。孔嘉诚立刻缩成一团,捂着脑袋喊疼。宗扬反而乐了,赶紧钻进去把孔嘉诚拉起来看他额头,撞的地方有点红,但是不碍事。宗扬忍不住凑过去亲他的脸,然后用手给他揉着脑袋说没撞傻吧?撞傻了我可不要了。

孔嘉诚嫌弃地说你这车太矮了吧,你不能只考虑自己不考虑我这种腿长的。

宗扬说我明儿就换个高的,换个大的,换个你这样腿长的都能在里面翻跟头的。

孔嘉诚又说换成能翻跟头的你想干吗啊?

两个人都想起一个词,车震。眼下气氛不错,就是时机不太对。宗扬不好意思前脚刚和孔嘉诚说过重新开始我们来谈恋爱后脚就又和他滚一起,孔嘉诚也是对宗扬的态度微妙暧昧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不想和宗扬认真来一次,于是两个人就干瞪眼对峙了三十秒。

嘉诚......宗扬在叫他的名字。

孔嘉诚想宗扬上辈子肯定是那个银角大王要不然就是拿葫芦的葫芦娃,他每次只要被宗扬叫住名字就像被定了魂完全心神俱......软。他拉过宗扬的领带,在宗扬嘴上咬了一下。

孔嘉诚两腿分开坐在宗扬大腿上,宗扬摸着他的腰任由孔嘉诚一反常态的主动行为。他还犹豫着要不要让孔嘉诚在上面一次,可是他又着实喜欢孔嘉诚两条腿缠住他的感觉。还没等宗扬纠结够,孔嘉诚就松开了宗扬的领带,若有所思地说我确实挺喜欢和你在一起的,但是吧......

宗扬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孔嘉诚想说的但是是什么,可是他下边有点熬不住了,顶起来的地方在孔嘉诚的大腿内侧蹭着,他说你就是喜欢我,如果是别人你能让他这么对你吗。宗扬这么说着,手掌从他的腰间贴着皮肤摸下去,弯起手指握住了他的胯骨。

孔嘉诚想了想,说也没人想这么对我啊。他看着宗扬的眼神特别单纯,兔耳朵兔尾巴要在他身上长出来了。

宗扬无奈地说我真怀疑你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孔嘉诚伸手掐他的脖子,你就比我大五岁!

宗扬拍拍他的屁股,顺手解了他的皮带,孔嘉诚半推半就地挂在他身上。等到两个人身上的火都点的差不多了,宗扬伸手去拿车上的润滑剂,冰凉液体从自己的手指送进了孔嘉诚的身体。等到扩张的差不多了宗扬才想起来自己还打算主动献身一回来着,趴在他肩膀上的孔嘉诚见他动作停了,转过头咬他耳朵,你能专心点吗?

宗扬问他这个姿势?你撑得住?

孔嘉诚咬着嘴唇说试试就知道了。

宗扬护住他的后脑壳说你小心点,当心又撞上了。

孔嘉诚自己动了几下,支撑身体的两条腿就开始发软,每次上下就像过云霄飞车一样酣畅淋漓,叫出来的声音也就比平时大了一些。宗扬捂着他的嘴说我可不想让别人听见你叫////床声。

孔嘉诚立刻闭上嘴,脸两边又开始发烧。宗扬爱极了他这纯情无比的模样,开始夺回自己的主动权,胳膊勾住他的腿弯。孔嘉诚一时失了重心,仰倒在前座的椅背上,惊呼一声,连忙抓住了车顶的扶手。

宗扬说还是叫出来吧,小声点。

结束的时候,孔嘉诚以为刚才是有八匹马从他腰上跑过去,简直佩服自己的腰力。宗扬扯出几张纸给他擦腿上流出来的东西,孔嘉诚忿忿地说你下次给我戴套,每次都这样你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

宗扬说那你答应我,我就戴套。

孔嘉诚在他肩上轻飘飘地捶了一拳,答应了你更不可能戴了好吗?

宗扬的衣服还好,只是孔嘉诚的衣服沾了点润滑剂,不能穿了,宗扬把自己的衣服披在他身上,揉着他的头发说我送你回家。

孔嘉诚抱着衣服说这让我怎么还给Joe啊。

宗扬差点没把车撞上前面的柱子,转过身看着孔嘉诚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说Joe?你穿的他的衣服?

孔嘉诚说我昨晚在他家睡的,他借我的。

宗扬这下真是被孔嘉诚气着了,他真想敲开孔嘉诚的脑袋看看他的脑袋里是不是都是大白兔奶糖。他像一个家长担心自己孩子被拐走了一样语重心长地说嘉诚,那个Joe是谁。

孔嘉诚看宗扬的表情觉得这不是一个和他提起马乔的好机会,只好含混地说就是我朋友,特别好的朋友。

宗扬说我会吃醋。

孔嘉诚捂着嘴在后座笑开了,笑的气都要喘不上来,他说不可能,我和Joe认识好多年了。

宗扬在前座看着他笑,等他笑够了才伸手去把孔嘉诚身上的扣子给扣好了,捏着他的脸说孔嘉诚我真想把你捏扁揉圆了装自己口袋里,免得出去招人。

孔嘉诚抬脚踢他的座椅,快点开车。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