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超晨角色拉郎】盲爱 (3)

前文:1  2

3

 

在这过去八年,孟皓对于吴狄的回忆遥远而模糊,那些悸动的、朦胧的、又深刻的情愫和在时间中沉淀,他有时也会怀疑自己的生命里是否真的出现过这么一个人,而这个人在给过他最好的也最坏的初恋。

孟皓固执地认为吴狄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这般抗拒,但是一定在心里有根刺。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在吴狄离开孟皓的家后的三十个小时后,孟皓才又看见了吴狄。吴狄的精神好了不少,放佛之前出现在孟皓家里病恹恹的人并不是他。他穿着笔挺的西装站在孟皓面前,核对着手里的时间表:“孟总,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

吴狄一脸公事公办不想和孟皓再有什么牵扯的表情,孟皓却看着吴狄收紧的腰线出神。他如今在公司有自己办公室,窗户正对着吴狄的座位。而今天晚上的饭局,也是他亲口点名要吴狄陪他去。

看着别别扭扭跟在自己身后的吴狄,孟皓想起以前他拉着吴狄去图书馆,把一沓沓资料甩在他面前,吴狄也会这样咬着嘴唇强压着不耐,可还是乖乖坐在椅子上。

而现在的吴狄目不斜视地等待眼前红绿灯跳转,手指抓着方向盘的力度似乎要与它融为一体。

孟皓就坐在他身边,只要偏过头,就能看见吴狄的侧脸,还有在西装里绷的笔直的身体。孟皓舔着嘴唇咳嗽了一声,吴狄立刻警惕地转过头来看他,然后迅速调转视线,耳朵尖慢慢变红,就像是草木皆兵的小动物。

孟皓哑然失笑,手指忠诚于大脑发出的指令,轻轻地碰了他的耳朵。这次吴狄的反应并没有刚才那么大,他只是缩缩脖子,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更用力了,他说:“孟总,你这是在骚扰下属。”

孟皓不以为意地笑着,手已然落在了他的大腿上,他说:“这样才是骚扰。”手掌下骨头硌人,隔着布料孟皓依旧能摹绘那美好的曲线。他很清楚吴狄的身体虽然没什么肉,却不瘦弱,腰部柔韧,双腿修长笔直,可以将孟皓的各种幻想一一实现。

吴狄依旧忍耐着:“孟总,请你不要太过分。”

孟皓在收回手的时候想我们明明连更过分的事情都做过了,虽然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晚上的饭局并不是好应付过去的,可是孟皓想他是为了吴狄好,他不希望吴狄只是贪图安逸地蜗居一寸之,过着不论是十年后还是二十年后都将不会改变的生活。然而他到底还是着急了,在吴狄挡在他面前干了那个比他小了几岁的助手的一杯酒之后,他就被这个助手盯上了。

吴狄喝了一杯又一杯,脸上飘着红色,瞳孔已经开始涣散。他终于手里这一杯被倒满后抖着的手腕去喝酒时,杯中白酒淋漓洒尽,衬衫领子湿了一片,酒滴顺着他的脖颈流进更深的阴影里。

“怎么这么不小心?”一直灌他酒的助手连忙抽了几张纸巾给他擦着脖子,吴狄歪头靠在椅子上一直摆着手说没事没事。

“孟总,你的这位小兄弟不行了。”同席的张先生很是体贴地提醒他。

孟皓取了自己的和吴狄的外套,满怀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们先告辞了。”他从那位助手手里接过吴狄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了自己清晰的躁动。

吴狄的衣服上沾染着酒味,淡淡地散在孟皓身边,孟皓很清楚自己的酒量,可是他现在开始怀疑。他并没有让代驾过来,只是把吴狄放在副驾上,然后自己坐在主驾上点着一根烟,顺着停车场那点微弱的光线,看着吴狄昏睡的醉脸。

之前吴狄在他面前晕倒时候的场景他至今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在他差点没能及时抱住吴狄的时候,他不是以为是吴狄昏倒在他面前,而是以为世界颠倒在他脚下。感受到烫人的体温才知道他是发了烧,手忙脚乱地把吴狄抱到车上,把他带回家,安顿好之后又去打电话给李睿问他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李睿仔细地叮嘱了孟皓种种注意事项,最后还嘲笑他说只是发个烧你就紧张成这样了,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孟大少吗?找个机会我一定要见见他才行,能让你这样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在他家孟皓没什么时间好好看着吴狄,吴狄就连生病时候也是缩成一团躲在被子里,他什么都看不到到。

不过现在倒是能看个够了。孟皓凑近一点,又凑近了一点,鼻尖都快要贴在吴狄的脸上,然后一点点下移,沾在皮肤上的酒精分子开始骚动,勾连得孟皓也有些醉意阑珊。他低头亲上吴狄的脖子,酒精的辛辣从舌尖传来,吴狄的喉咙里传出微弱的呻///吟声。孟皓停下动作,以为吴狄会就此醒过来,可他的视线里只看见了吴狄颤抖着的睫毛。睡着了的吴狄呼吸都是轻微的,让孟皓有些不忍心就此打扰。

他重新把吴狄的衣领整理好,深吸一口气,孟皓告诉自己,不要着急,他跑不了的。

 

吴狄不得不承认的是,孟皓确实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他能坐到如今这个位子是实至名归。

孟皓站在会议桌前,所有人都屏息凝气,他轻而易举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当然也包括了吴狄的,虽然吴狄本人不太愿意承认。

吴狄曾想过要不要换个工作单位来避开孟皓,但是他不想被石小猛和程峰他们嘲笑自己软弱无能,关键时刻只会想着落跑。如果他大哥知道了自己为了躲老情人,而这个老情人还是一个男人的消息的话,他甚至不敢去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大概世界大战吧,两个站在顶峰的人决战紫禁城之巅什么的。吴狄被自己的脑补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觉得自己很有写武侠琼瑶大戏的天分,可是为什么给自己安排的角色更像女主角?

“......大体就是这样,你们都去忙自己的事情吧。”孟皓终于结束了这场会议,吴狄随着众人一起站起来收拾资料,坐在另一头的孟皓突然开口:“吴狄,你留一下。”

吴狄只得等到其他人都离开,目光茫然,动作警戒。

孟皓开口时的语气很是冷静,可以听出他认真的态度:“吴狄,我们需要谈谈。”

吴狄双手交握着自然垂下,垂着眼:“孟总有什么指示?”

孟皓说:“我不希望你把对我的私人情绪带入工作。”

吴狄抬头看他,不服气地说:“我没有。”

孟皓点头:“那就好。”

孟皓没有再说话,可也没有让吴狄走,他静静地看着吴狄,而吴狄一直努力避开与他视线接触。

孟皓又说:“你看,现在还是工作时间,你却拒绝与自己的上司交流。”

吴狄终于被孟皓撩拨出一点火气:“我有权拒绝上司利用职权而对我进行的骚扰,各种意义上。”

孟皓无辜地说:“你在说谁?告诉我,我们公司必须杜绝这种歪风邪气,潜规则绝对不能有。”

吴狄气结,孟皓确实并没有对他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除却那次在车上短暂的身体接触。可是孟皓的眼神给他带来的困扰远甚于其他,在孟皓的眼神里吴狄有种无处可逃的无力感。

孟皓说:“还有,我想给你提个建议。”吴狄的眼睛里满满写着“你说什么是什么谁让你是我上司你就是大爷”。

“妥善处理私人感情也是一种能力,你的情感生活最终也会影响你的工作状态。”这句话就是孟皓在假公济私了。

吴狄开始装傻:“对不起孟总,我听不懂。”

孟皓说:“我听说有个人想要追求你,据我所知,这个人十分难缠,他很有毅力,不会被任何挫折打击。当然。对于你会惹上这种人,我深感遗憾。”

孟皓的单刀直入吴狄显然未曾预料,他飞快地眨着眼睛,无数措词从脑海飞掠而他无法抓住任何一个予以回击。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等了你八年。”

孟皓的最后一句话击碎了吴狄所有语言,他怔怔地站在原地,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孟皓。空气放佛凝固出形状来在他们身边漂浮,吴狄开始察觉自己呼吸困难,身体里流动着血液带走了温度,手脚发凉。

吴狄说:“谢谢关心,我会对自己负责的。”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38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