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章宪/虞宪】准时上线 (12)

写着写着味儿就不对了,好像要发展成all宪了_(:зゝ∠)_ 何花其实...也挺好的...

总觉得有种老腊肉冒充小鲜肉混在校园演纯爱偶像剧即视感。



12

 

龙文章又回来了,仍旧穿着他那件脏兮兮的白大褂,对他失踪这几天的事情绝口不提,仍旧跟着张立宪在实验室忙进忙出,不过一个在东半屋一个在西半屋,中间隔着一张实验桌和无数化学制剂。

张立宪在等待分析结果百无聊赖之际,看着龙文章在对面拿着笔在纸上记东西,上次见面没注意,龙文章也瘦了,他拿笔写字用的是左手,右手似乎受了伤。

似乎是察觉到了张立宪的目光,龙文章从纸堆里抬起头,在对上龙文章眼睛的时候,张立宪满腹疑问又说不出口。龙文章咧着嘴对他笑了起来,用他那只看起来有些不方便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张立宪清清楚楚地看见龙文章的耳朵上有一道颜色黯淡的伤疤,这一发现让他浑身不自在,好在他要的分析结果也出来了,提前完成了他今天的任务可以早点离开。

虞啸卿临时被派去国外参加一个交流会,走的匆忙只来得及给张立宪打电话,张立宪那个时候正好泡在实验室所以就错过了。忽然没了去处的张立宪只得回自己的住处,结果半路上遇见了何书光,何书光拖着他去下了馆子。张立宪酒量不济,所以一直都是何书光一个人在喝。

本来坐在张立宪对面的何书光坐到了张立宪身边,拉着张立宪的手腕要和他喝一杯。

张立宪冷不丁地被灌了一口酒,辛辣的液体灼烧着食道,他捂着嘴都咳出了眼泪。张立宪看何书光神色不对,以为他遇上了事情,横竖也就男女之间那些事,何书光平时就喜欢和音乐系的师妹混在一起,感情经验比张立宪丰富的多。

耳边何书光的呼吸声渐渐加重了,张立宪也顾不上去其他了只好伸手去拍何书光的后背:“别喝了,不就是个女人。哪天哥给你介绍一个,你喜欢的那种,大胸,大腿,大屁股。”

“哥,我不要她们。”何书光说,“她们都比不上你。”

“你真是喝多了。”张立宪失笑,结了账架起何书光把他送回家。何书光一条胳膊压着张立宪的肩膀,走路都不稳。何书光比张立宪壮了一圈,张立宪把他扛上楼着实没少费力气,摸到门口的时候张立宪也没了力气,任由何书光坐在地上,缓了好几口气才去翻何书光身上的口袋找钥匙。

“哥......”何书光醉的眼睛都睁不开,感觉到有人在他身上乱摸一顺手就把人搂怀里了,嘴里还一直喊着哥。

张立宪掰不过喝高里反而力气大增的何书光,何书光把脸压在他的肩膀上:“哥,虞......他有什么......”

“你说什么?”张立宪只听见一个虞字,其他也听不清什么。腾出一只手拍何书光不清醒的脸,何书光似乎有些清醒了,呆呆地看着张立宪,张立宪问:“钥匙在哪?”

何书光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给了张立宪,张立宪接了钥匙转身去开门。张立宪总喜欢穿一件白衬衫,下摆塞进裤子里,皮带已经勒到最后一个扣,可是看上去还是像能够伸进去一只手。

何书光按着他张哥的腰把他压在了门上,咬上脖颈间袒露的锁骨。他一边去把手伸进张立宪的衬衫里,一边在他耳边说:“他们说你和虞老师......我也是男人,我也可以啊,哥。”

起初何书光听别人说张立宪和虞啸卿的事情他压根就没信过,在他眼里张立宪是顶爷们的兄弟,但是这话一旦听见了就在心里落了根。他和张立宪整天在一起,本来觉得张立宪只是有些清秀的脸变得比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的还要好看。他和张立宪一起打球的时候也抱过张立宪的腰,柔韧修长,他一个胳膊就能箍紧。但是张立宪没那么容易就能被他压制住,他敏捷得像只豹子,一旦爆发谁都拦不住。

张立宪反手压住何书光,衣衫狼藉,锁骨上一片红,腰带已经被扯开了一半。张立宪冷冷地说:“小何,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哥,要是你喜欢男人,不如......不如......”何书光涨红了脸结巴起来。

“小何,我不喜欢男人,你不要相信别人说的话。”张立宪把何书光掉在地上的眼镜拿起来塞他手里,把他拽起来后打开门往里面一扔,“我走了。”

张立宪在何书光家附近找了个小卖部买了包烟,在等待店主找钱的时候,身后响起一个人的声音:“媳妇儿,咱家里纱布还有吗?”张立宪下意识地回头。

光着膀子男人也看了他一眼,张立宪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可是也想不起来是谁,接了零钱走出了几步,那个男人就追了上来一巴掌拍上张立宪的肩膀。

“哎你不就是,那谁,死啦他心尖上那谁。”这一掌落下来力道相当不轻,那个男人自顾自地说:“死啦受伤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哈?”

“我不认识你。”张立宪烦躁地甩开他的手。

“我认识你就行了,你不也是医生吗,正好给死啦换药去,我伺候他好几天了还没落句好的!”

迷龙想这出来一趟还真赶巧了,正好碰上把龙文章他家宝贝,要是能给他带回去了自己也省了不少事。他也不管张立宪不认识他,反正把人弄回去就成了,张立宪这身板他一只手就能提起来。

一个想走,一个想留,两句话不顺就动起手了。在这块地界上向来横着走的迷大爷算是栽在了张立宪手里,一个不留神就被被张立宪一脚绊倒在地。

“你小子下手还真是够狠的......”迷龙说,“不过死啦还真是就好这口。”

“......你说的死啦,是不是龙文章?”张立宪终于记起了他曾在龙文章身边见过一回迷龙。

 

迷龙把张立宪带到何书光家对面的筒子楼,相较于何书光住的那栋整齐宽敞,这栋楼让张立宪迈不开脚。

“龙文章怎么受伤了?”张立宪问。

“老早以前了,今天伤口又崩了,现在正在家里满地疼的打滚。”迷龙踢开挡路的纸箱,回过头看了张立宪一眼,然后指着眼前的门,“他就在里面。”

迷龙对着门里面的龙文章大喊:“死啦死啦——你看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

里面立刻传出龙文章的声音:“你能给老子带什么人回来。门没关,自己进来。”

“你进去吧,我还有事。”迷龙把纱布给了张立宪把他推进门里,带上门后就从外面锁上了。

张立宪头回到龙文章家里,狭小房间堆满了东西,龙文章躺在沙发上,上身什么都没穿,右胳膊绑着绷带,左手正在裤裆抓着。在他看见来的人是张立宪的时候直接从沙发上滚了下来,左手还保持在裤裆里的姿势,好在没压着右胳膊的伤。

“张立宪,你怎么来了。”龙文章赶紧站了起来,“我这地方太乱了,你等我一下我穿件衣服出去说。”

张立宪来都来了,看见龙文章除了胳膊身上其他地方也有不少的伤,眉毛皱了起来:“你先坐下,药箱在哪?”

“柜子里。”龙文章指了个方向。

张立宪取了药箱半蹲在龙文章面前:“胳膊伸过来。”

龙文章以为自己在做梦,梦里张立宪忽然出现在他眼前,在他近在咫尺的距离给他换药,梦里张立宪的模样活灵活现的,包子脸上的表情要多真实有多真实。

龙文章想捏一把他的脸以确认自己是在可以为所欲为的梦里,胳膊上的疼痛先一步告诉了他这不是梦境。

“怎么受的伤。”张立宪处理好伤口之后,用干净绷带给他缠上,然后抬头看龙文章。

龙文章也低了头在看他,像是没听见他的话。张立宪又重复了一遍:“你是怎么受的伤?”

龙文章把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右手五指放开又重新握紧,未愈合的伤口酥酥麻麻的疼,不过已经比最初深入骨髓的疼痛好多了。


TBC

评论 ( 9 )
热度 ( 27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