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宗祥/宗晨】落花流水 (3)

真不知道我为啥对三角恋如此热衷........_(:зゝ∠)_


3

 

李尘拍完一部戏终于有了短暂的假期,遵循医嘱乖乖在家休养。期间宗扬到过他家一趟,差点把他送上了娱乐版头条。

再见面的时候李尘一辆机车飚的几辆跟踪的狗仔车晕头转向,宗扬还慢悠悠地晃到他面前说多少人求不来的头条,李大少爷还挺嫌弃的。

李尘说在你面前其他人都只是个小,您才是个少呢,宗少,快点儿上车。

宗扬在后面抱着李尘的腰,一路风驰电掣。到了宗扬在半山的别墅,后面没人跟踪了的李尘主动抱着宗扬的脖子亲了一口,热烈奔放的宗扬有点招架不住。

以前他在电视看李尘,觉得就是一小白兔,机缘巧合下正式认识了李尘,才知道他是个有多动症的话唠,他有个自己的圈子,别人想进都进不去。现在宗扬勉强算是摸到边缘了,只有李尘高兴了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也不知道他一开始这些聪明心思都哪儿去了,现在发现李尘也不是那么难啃的主。

宗扬揽住他的腰想要加深这个吻,不过李尘的心思早已飞到身后的游泳池上了,把自己脱得只剩一条小裤衩跳进了水里。和关祥比起来,李尘的皮肤更加白皙细腻,肌肉线条流畅,仰着下巴甩开头发上的水珠,对着边上的宗扬招手,说要和他比赛。

宗扬说输了的人可是要罚的。

李尘拨拉着头发说和你比起来我什么也没有,不怕输。

比到最后以宗扬勾住李尘身上仅剩的那条小裤衩作为结束。水面微微荡漾,因为水的润///滑使得前////戏进行的特别短,李尘突然笑了,看着宗扬说宗少,我这算是被你包养了吧?

宗扬说送你的车送你的房子送你的男一号你都不要,我这金主跟白捡的一样。

李尘翘着嘴角笑了起来,这样子和关祥有点像。宗扬舔着他不安份地滚动着的喉结,李尘半眯着眼伸展身体,水面下的小腿勾住宗扬的腰。

宗扬问怎么突然就想通了,当初还是一副忠贞不二非要和我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李尘还陷在刚才的高潮中,双目失神,看着宗扬的眼睛没有聚焦。

李尘说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

宗扬说这一年的时间里,谁让你长大了?

 

从宗扬送他的房子里搬出来之后,关祥回了趟老家。大路上那个槐树还是又高又大,站在树荫下面完全感觉不到夏日的炎热。

祭拜过父亲后关祥就在家里帮母亲做事,母亲让他快点回去,老刘也打电话催他,宗扬完全放手了的饭店光靠老刘一个人根本管不来。

关祥不好意思就这样扔了一饭店的人自己躲在家里,而且母亲也一直问他是不是在城里谈朋友啦,什么时候结婚之类的话。关祥对着她说不出自己只是在大连呆了一年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之所以会回来也是因为那个男人不要他了的事情。他只好再回去。

回到饭店的时候,他看见对面大楼上的大幅海报从之前那个尖下巴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女歌手变成了另一个他在电视里见过的男明星。他记得是叫李尘,演过几部战争片,关祥觉得他应该演技很好,因为每次在放他的电视剧的时候,从不看电视的宗扬会和他一起看。

老刘说关老板你走了之后厨房都乱了套了。

关祥连忙抱歉。老刘没提宗扬,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这让关祥万分感激。有人点了腌鲜笃,关祥做完之后对他的副手说以后把这道菜摘了吧,我不会再做这道菜了。

副手说这道菜可是师傅你的招牌菜啊,为什么不做了。

因为他和宗扬就是因为这道菜认识的,他还不知道宗扬为什么就不要他了,还不知道宗扬会不会回心转意,所以他再也不想和别人分享有关这道菜的所有味道。

前台来说点了腌鲜笃的客人要见关厨。

李尘比关祥在电视上看见的还要好看,他微笑着说这个是他吃过的最美味的腌鲜笃,怪不得他的朋友一直念念不忘。

关祥受宠若惊地道了谢,又问可不可以给我签个名,我一直很喜欢你。

这换作李尘有些吃惊了,他说我还以为我早就被娱乐圈淘汰了,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他在纸上画了个龙飞凤舞的签名,递给关祥的时候说我总觉得你有些眼熟。

关祥没想到自己也有和明星近距离聊天的经历,李尘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能看出来他教养很好,但是又没有明星的优越感,吃东西的时候脸颊鼓鼓的,像只总也吃不饱的仓鼠。

关祥喜欢看别人吃下自己做的菜时的表情,会让他有种满足感。

从包厢出来的时候他听见几个服务员小妹在聊李尘,他想想李尘这样的人应该很多人都会喜欢吧。

小妹甲说我看李尘和咱们关厨有点像啊,你看那眼睛,那眉毛,还有笑起来的样子,就跟小兔子似的。

小妹乙说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我想起来一事儿啊,之前不是有人说关厨和宗少好过吗?

小妹甲说哪个宗少?娱乐版头条常驻的那位?

小妹乙说就是最近和李尘传绯闻的那位。

关祥有些头晕,他想姓宗的人那么多,难道就只有一个人能被叫做宗少吗?

老刘又拿着一大堆文件让他签名,关祥麻木地在一张张纸上签自己的名字,对老刘说以后什么事都别来问我,我只想好好做菜。

 

李尘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切土豆丝一边和天南海北的朋友聊天,聊到手机壳发烫才挂了电话,没过多久宗扬的电话打进来了,说我打给你,十有八回占线。

李尘说我朋友多啊,也没办法。

宗扬说我马上到你家了。

李尘赶紧跑到窗户边去看楼下有没有宗扬的车,嘴里说你来不就是让他们拍个正着吗,今天您就别来临幸我这儿了。

宗扬笑着说开门吧,现在我这状况想临幸你也挺困难的。

李尘啪嗒啪嗒地跑去开门,宗扬戴着墨镜帽子,胳膊上缠一绷带,玉树临风之中有点惨兮兮。李尘被吓了一跳,说宗少你这怎么了,谁敢打你啊?

宗扬另一只手没受伤,轻松地就把李尘搂怀里,低头在他颈窝上蹭了蹭。李尘说到底怎么了?

宗扬说和一个合作伙伴谈生意的时候,身边的玻璃门突然碎了,我伸胳膊拦了一下。

李尘眼睛睁大了说那肯定很疼。

宗扬到他这儿来不是为了换他这一句话的。本来打算伤好了再来找李尘,但是他那些狐朋狗友说既然伤成这样了还不如去让小明星照顾你,你这缺胳膊短脖子的在这儿我们也没法玩。

李尘说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亲自下厨给你做顿饭吧,看,土豆丝我都切好了。

李尘的厨艺其实还不错,只不过宗扬的胃已经被关祥养叼了,就算看着李尘下饭也没吃多少。

李尘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宗扬忽然想起以前关祥也喜欢这么看着他吃饭,眼珠又黑又亮,R如果抬头看他他又会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做别的事情。

李尘说宗少,既然不算包养,那咱俩是什么关系?

宗扬被米饭噎住了。

李尘接着说我想找个人谈恋爱,谁都行。但是这个人得喜欢我,而且要喜欢我喜欢的不行。

宗扬喝一口汤。

李尘垂了眼,不说话的时候真的和关祥挺像的。可是他没过多久又说话了,不行我可以找别人。

宗扬说我现在才知道,李尘你就是欠///////操。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6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