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章宪/虞宪】准时上线 (15)

在我心里,何花大概也只能走到这步了吧..._(:зゝ∠)_
有人让我把标题改成all宪,我是从还不是不从……

15

 

“哥,这儿有位子!”

“哥,我给你打了饭!”

“哥,我带了你最喜欢的牛肉酱!”

“哥......”

张立宪把小学生外出春游一样兴奋的何书光按在位子上,非洲天气炎热干燥,再加上身边有个人体发烧装置何书光,张立宪的火气也直线上升。何书光一看张立宪的表情就赶紧闭嘴,像只被遗弃的大狗。

张立宪和何书光安排在一个房间,条件比较简陋,手机信号也不太好,但是好歹还能每天洗澡。他们在这里待了没几天就在球场上结识了一群不同国家的球友,日子也不是特别难熬。

张立宪给虞啸卿打电话要跑到营外的信号塔,头上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还不一定能接通。张立宪和虞啸卿约好了时间,每天通一次电话。每次打完电话张立宪都会陷入一种目眩神迷的状态,他们隔着千万里的路程,一个是白天一个是黑夜,电话里的虞啸卿温柔的很不真实,尤其是当虞啸卿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叫出他的名字的时候,张立宪恨不得立刻就回到虞啸卿的身边。

结束日常通话的张立宪被太阳晒得全身发红,有些地方还晒伤了脱了一层皮。何书光从他刚认识的姐姐妹妹那里要来了防晒霜,一定要张立宪涂上。

“娘们唧唧的,我还没那么娇气。”张立宪很不情愿,但是何书光到底比他块头大,执意要让他涂上,最后何书光动起手来,用重量把张立宪死死压在床上,顺手脱了他身上的背心。

张立宪还没没觉得有什么,何书光脸上倒是腾地一下全红了。他骑在张立宪的身上,两只手放在柔韧的腰上,手掌下的皮肤又细又滑,泛着晒后淡淡的粉色。

血气顺着经脉全冲到了下面,原本真的只是想给他哥抹防晒霜的何书光动了别的心思。

“哎,你好重。”张立宪一无所知,轻飘飘地抱怨了他一句,“你快点嘛。”

何书光吞着口水,房间里空调开得很足,可他身上还是一直流汗。他的汗滴在张立宪的后背上,溅开一朵水花。他朝思暮想的张哥就在他身下,侧着脸,鼻尖凝着汗珠,比他有过的任何女朋友都能让何书光心跳加快。

“张!何!”

多谢了门外有人敲门,何书光逃也似的地丢下了防晒霜去开门。何书光记起来今晚约好了要和几个球员一起看球赛,只是屋里张立宪还光着上身,他挡住门口,让张立宪快点穿衣服。

“穿啥子穿,好热噻,你平时也不是打赤膊嘛。”张立宪说,“快点让他们进来,冷气都跑出去了。”

何书光只好放他们进来。

“张,你的肌肉很漂亮,可惜还是太瘦了,每次打球的时候我都担心会把你撞出去。”打中锋的美国小伙说。

张立宪说:“下次我们可以一对一,你会知道块头大未必是优势。”

美国小伙一连说了几个no,他已经见识过了张立宪的能力。张立宪在太阳下晒得太久有点晕,也就不加入他们,洗了把澡就上了床。

何书光心不在焉地和他们一起看球,心思早跑到了隔壁床上只穿了一条短裤的张立宪身上。虽说他和张立宪表白过不只一次两次,可是张立宪从来都不当回事,敷衍地应付他。就连他们住一个房间,张立宪也还是没有任何顾忌地只穿一条短裤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晃得他几乎要上火流鼻血。

完全不在状态的何书光打翻了一罐啤酒,床单湿了不能再睡,他又没有可换洗的,一旁躺着看书的张立宪放下书:“小何,要不待会你来我床上睡。”

说完便又继续看他的书,完全不知道听见这话的何书光心里已经被五六颗手雷炸开了花。

何书光找了理由提前清场,又把刚才制造的垃圾全部清理干净,等他洗完澡出来张立宪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张立宪刚才也喝了一点啤酒,眼角带着一点红,身上只有肚子上盖了一角被子,长手长脚全露在外面。床头灯还开着,暗黄灯光罩在张立宪的侧脸上,把他的轮廓衬得单纯柔和。

看文点我

TBC

评论 ( 9 )
热度 ( 25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