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宗祥/宗晨】落花流水 (4)

 

4

 

宗扬大爷样地躺在沙发上,李尘腰上系着一条蓝色围裙,衣袖挽着,露出手腕,拿着一个土豆正在考虑新做法。

宗扬问他吃什么说。李尘一边切土豆一边说土豆丝炒鸡蛋。

宗扬这几天都快吃成土豆了,他把李尘堵在厨房里,展示自己的受伤的胳膊说我都这样了你好歹给我做点别的补品。

李尘挑眼瞥他说爱吃不吃,你看见没,那还一袋子土豆呢,你不吃谁吃。

宗扬心思不在吃上,他看见李尘穿围裙就有点蠢蠢欲动,伸手把李尘的腰按住。李尘一手拿刀一手拿土豆,只能被他抵在流理台上。

宗扬摸够了收回手说真想和你在厨房里来一次。

李尘继续切土豆,头也没抬地说等你胳膊好全了再说。

宗扬有点郁郁的,李尘以为是饭不合他胃口,吃到一半门铃李尘的手机响了,李尘接了电话说你到了啊你在下面等着我这就去接你你们饭店真好这么晚了还送外卖......

宗扬还没来得及问是谁李尘穿着一件背心就跑出去了,宗扬倒是早就习惯了李尘这八面来客的交友圈,知道就算自己介意也是没辙,他总不能关着李尘让他不见人,那李尘铁定要跟他闹。李尘犯起轴来又有点烦人。

没过一会李尘抱着一个保温壶上来了。

宗扬说你这么晚了你下去跟谁约会去了?

李尘打开保温壶深吸一口气大呼一句好香,然后说一个可爱的小帅哥,你有兴趣?他拿过一个碗倒出保温壶里的汤,吞着口水把第一碗给了宗扬然后自己抱着保温壶直接喝。

宗扬只尝了一口就觉得不对劲,他和关祥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关祥的做的菜他怎么会尝不出来。

他不露痕迹地开口说尘儿,这汤挺好喝的,哪来的?

李尘说不就是你上回在别墅里说这家饭店做的饭好吃,我自己去吃了,真好吃。刚才我怕你不喜欢吃我做的菜,就叫了这饭店的外卖。

宗扬喝完汤对李尘说想起来还有点事,先出去一趟,晚上可能会晚点回来。

李尘收拾着碗筷,不留恋地说快滚,最好不要回来,我家的床都快要塌了。

宗扬站在门口没动,李尘抬头看他,宗扬坏笑着说今天晚上就让它塌了,明天正好买新的。

 

宗扬走到楼下,果然在花坛旁边站着一个人,白衬衫在黑暗里特别显眼。

关祥。

关祥循声望去,原来他没有幻听,真的是宗扬在叫他。他反应过来立刻想要逃跑,然而宗扬立即抓住了他的手腕。

宗扬不满地皱眉说怎么手这么冷,你在这站多久了。

关祥被拉进宗扬的怀抱,被他的体温高出许多,总是能给他莫大的安全感。关祥有点想哭,但是不想被宗扬发现,只好拼命忍着。在他父亲宣告抢救无效死亡的时候,宗扬也是这么抱着他,宗扬身上的味道很特别,让不会吸烟的关祥想用香烟去形容,大概就是一旦投入进去,就难以抽身。

宗扬对他向来很好,从一开始帮他找工作,出钱给他父亲看病,到后来相处的日子,关祥总觉得自己欠了宗扬很多,而宗扬要的却很少。

关祥说我这就走,李尘他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他很好,又帅气,性格又好,和他在一起你肯定特别开心,如果是我我也喜欢他......我要走了。

关祥想李尘肯定才是宗扬想要的。

宗扬没放手,表情看起来有点不太好。关祥有点害怕地向后缩了缩,他最怕宗扬这幅表情,他又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宗扬说没什么想说的了?

关祥点头,伸手去掰宗扬的手指,手指因为宗扬的不合作而被捏的有点痛。宗扬说关祥,我以为我之前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李尘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吗,你那饭店什么时候开始送外卖了,还是你亲自来送。

关祥瞪圆眼睛摇头解释说我快下班了,只是顺便......对了,之前你借我的钱,还有房子,等我挣了钱会还给你的。

宗扬说不用还了,我也不差那点儿钱。

关祥说要还的,宗少,毕竟你照顾了我那么久。

宗扬忽然笑了起来,他捏住关祥的下巴尖,关祥既茫然又期待地看着他,眼睛像是两盏小灯笼。

宗扬说如果你非要说是我照顾——不行这个词还真是有点逗。关祥,你觉得我这些年给你的那些钱是什么意思。

关祥眨着眼,心思单纯地说因为宗少你人好。这是他的真心话,宗扬是他在这个城市里对他最好的人。

宗扬摩挲着他的下巴,拇指按在他的鬓角上,说我可不是什么好人,知道我只对什么人好吗?

关祥摇头。宗扬说那些漂亮的可爱的好看的,那些我喜欢的小男孩,我对他们都很好。

关祥猛然睁大了眼睛,他并不明白宗扬到底是什么意思。宗扬说所以钱不用还了,因为你和他们也没什么区别,也就是我养的一个小绵羊。

关祥茫然的样子特别招人,手指勾着自己的衣服,瞳孔聚焦在宗扬身上,如荒漠里的一棵小树苗。关祥开始揉自己的脑袋,他脑子笨,一遇见想不明白的事就折腾自己的脑袋,脑袋里有一团面疙瘩,揉不开,关祥就使劲地敲。

宗扬的一把攫住他两只手固定在两侧,关祥从没想过宗扬会这样对他说话,宗扬说但是如果你以后还想和我睡觉也不是不行,但是我给不给你钱得看我心情。

关祥打了宗扬一个耳光,然后跑了。

宗扬站了一会儿,然后给李尘打电话说他今天不能回去了。李尘说真是太好了,你虽然不高但是也太占地方了,我睡觉手脚都伸不开。其实你不是受伤了需要人照顾而是破产了没地儿住吧,那你要住我这儿也行,但是不准夜里来兴致了就啃我。

宗扬说怎么我听你话里意思其实是特别想我半夜啃你呢。

李尘说去买三斤小龙虾夜里饿了自己啃去!

宗扬刚才还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火,但是对于关祥他也没招对付,不说的狠点指不定自己就能先后悔。不过被李尘这一电话闹得,宗扬又觉得自己为这么一没心没肺的小混蛋做的这份上十分不值。直接上楼,开门,李尘换好衣服正准备洗澡,他看着宗扬说回来的真够快的,我要洗澡了,一起?

两个人在浴缸里有点挤,李尘蜷着腿坐在宗扬身上,水珠随着他上下的动作溅在水面上。李尘抱着宗扬的脖子,左右看了一眼,说你是不是被人打了,脸都肿了。

宗扬说你从来都没盼过我好事。宗扬抓住他的胯骨按在自己身上,李尘颤着嗓子嗯了一声,在宗扬另一边脸上咬了一口。李尘说现在就肿的很对称。

宗扬顺着他的喉结往下,舌头碰到胸前圆圆小小的突起,直接用牙咬。李尘说我明天还有通告你别给我留痕迹。但是却伸手抱住了宗扬的后脑勺,自觉自愿地送上自己的身体。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7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