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袁哲】突然 (下)

521快乐~袁哲也好,其他cp也好,都会有圆满美好的结局~

 

 

吴哲的信息素是某种花的香气,而袁朗则以为这只是因为吴哲和他的妻妾带的时间太长才会连信息素都变成这种娘们唧唧的味道。可吴哲力辩信息素也是有基因决定的,并且十分强烈地向袁朗表达了想要取走袁朗一些表皮细胞做研究,因为袁朗的信息素非常淡,淡到只有成才这种级别的狙击手才能察觉。

自然没有成功,后来某天吴哲才恍然大悟地对成才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肯定是因为烂人脸皮太厚,厚到了信息素都难以突破的程度。根据doc.D的研究,他认为信息素和人的性////欲有很大关系,所以我认为烂人很可能不会有正常性生活。”

如今袁朗已经在了吴哲的精神屏障里面,他们还没有进行精神连接,两个人的脑电波在互相试探,如果他们不刻意控制,脑电波将被逐渐同化,这也是精神连接的开始。精神连接到身体连接需要至少三天的时间才能完成,然而如今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吴哲现在的感觉,不大好。

从袁朗身上散发的信息素味道太过浓郁,太有侵略性,似乎以前只是刻意压抑,而如今终于得到机会发泄。

吴哲终于明白了那些已结合的向导所说的“身不由己”,明明袁朗如今在他的精神屏障里,而他竟然毫无优势,反而被袁朗牵着走。

袁朗捏吴哲脖子的手法类似于抚摸猫科动物,他说:“张嘴。”

吴哲认命地放弃了和袁朗在现在这个时候一较高下的想法,他松开牙关,很快被袁朗堵住。袁朗自从醒来就被禁止吸烟,所以嘴巴里是和吴哲一样的军用清洁水味道。

吴哲握紧拳头,他有点紧张,觉得袁朗亲的时间有点太长,在他的计划里,接吻属于开战前的互相握手鞠躬,是必走的程序。吴哲从喉咙里嗯了一声表达他的不满,袁朗把他的拳头握在手心,语气温柔的不像话:“吴哲,放松点。”

吴哲说:“我们必须快一点,快一点......”

他还记得之前看见的那份文件。吴哲耍了一些小聪明,再加上政策的改变,他获得了向导对哨兵考察权,即考察期结束他可以选择是否愿意和哨兵结合。然而考察期在袁朗昏迷时期截止,而塔无法通过吴哲与一名“无生命信号”的哨兵的结合,并且为他挑选了另一个哨兵。

吴哲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自作自受。

在某个还处于考察期的夜晚,铁锈色的天空依稀远处的卫星。吴哲在袁朗办公室测算数据,

袁朗突然就说:“吴哲,我们精神结合吧。”

吴哲错输了一位,他起初是惊诧,在转过头看见袁朗时,这种心情后变成了愤怒。以至于他拒绝了袁朗提出的精神结合,直到袁朗去执行任务的时候还不能释怀。他就是看不惯袁朗那一副“我早就知道你非我不可”的嚣张得意,尽管这种赌气十分幼稚。

精神连接说容易也容易,只要双方心意相通,几乎是一触即连。

吴哲觉得自己的精神屏障像是被针在哪里扎了一样,全身都疼了起来。吴哲说:“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不能连接?我们之间还差什么,到底为什么?”

吴哲的额角一直冒汗,嘴唇毫无血色。袁朗把吴哲的手指一根根捋直,然后十指相扣。他的少校现在又钻起了牛角尖,越是想去明白,越是把自己绕的越深。

袁朗捏住吴哲的下巴防止他用牙齿折磨嘴唇的自虐行为,吴哲问他:“为什么?”

袁朗亲上他的眼睛,然后一字一句认真地说:“吴哲,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吴哲被噎了一下,思维被强行逆转到另一个轨道,眨着眼完全看不出他的300智商,老老实实回答:“不知道。”

袁朗说:“用平常心当做口头禅,但是比任何人都固执,你当初来我这,其实是抱着一定要赖掉这次结合的心思。”

吴哲反应过来:“你那个时候就知道了?”他还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

袁朗说:“但是后来,你不满过我,顶撞过我,甚至怨恨过我,可是最后还是留了下来,并且决定接受我。”

吴哲瞪大眼睛:“谁决定要接受你了!”然而如今这种情况下让他这话说的十分没有底气。沉默片刻,吴哲侧过头,只留一个耳朵面对袁朗说:“你再说一遍。”

袁朗挑眉:“说什么?说你在南瓜时候就对我芳心暗许此生不嫁了?”

吴哲扑过去掐他的脖子:“那天晚上的话!再说一遍!”

袁朗顺势抱住他的腰,说实话,少校的腰虽然细,手感却是极佳。

袁朗说:“吴哲,我们结合吧。”

 

吴哲趴在床上,在心里用各个星球语言问候了袁朗一百八十遍。

袁朗伸出一只手拍在他光裸的后背上,在脊椎上轻轻按压:“吴哲,别忘了我还在你的精神屏障里面,你心里想什么我都听得见。”

吴哲索性开口:“疼死了,袁朗你骗我。”

袁朗说:“我也疼,被你夹的。”

吴哲怒捶床板,你你你了半天也说不出口。袁朗到底还是退了出来,吴哲后背上已经覆了一层的汗,信息素的气味越发浓郁,吴哲转过身,抱住袁朗的肩膀亲他的嘴唇。

袁朗努力让自己不被吴哲身上的信息素迷惑而失去理智,但是吴哲却不知死活地缠上他的腰,两根摩擦在一起。

吴哲的鼻尖贴着袁朗的脸,深深吸了一口,翘了嘴角笑:“我终于知道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了,康师傅美味酥,胡椒味的。”他张开嘴,用牙齿咬住他的脸。

袁朗看着吴哲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小混蛋已经进入了精神结合后的结合热,皮肤饥渴症一样贴着他,因为体质不同,吴哲的皮肤比他的体温要低一些,像是被一滩水包裹住他。袁朗握住吴哲的膝盖,分开双腿,最后一次询问:“吴哲,如果不行我们可以等等。”

吴哲说:“你还忍得住吗?但是,”黑色瞳孔微动,吴哲说,“我忍不住了......我想和你,完全的结合。”

由精神到身体,由身体到灵魂。

信息素如潮水般淹没了他们,吴哲抓住床沿才不至于被袁朗撞到床下,他不得不承认哨兵在做////爱这方面真是和野兽没什么区别,野蛮得像是要把他撕碎了吞进肚子。

袁朗说:“现在你该知道我的性生活是不是正常。”

吴哲还有力气回嘴:“正常人才不会做那么久好吗,就算是哨兵你也太可怕了,袁朗你真的不考虑给我一点染色体让我研究一下你......”

吴哲突然就不说话了。

袁朗说:“染色体以后都归你,随意处置。”

 

End

 

结束了...至于两人违反规定会咋样我也不知道~~任务完成~

评论 ( 6 )
热度 ( 55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