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章宪/虞宪】准时上线 (22)

控制不了的行文走向...............


22

 

龙文章手里握一把勺子,面前是一盘蛋炒饭,散发着诱人香气。他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能吃上张立宪给他做的饭。

“你吃的时候注意点,我好像把鸡蛋壳打......进......”

龙文章咔嚓一声,吞进了一大口,连带着指甲片那么大的金蛋壳。张立宪瞪圆了眼,忍不住笑了一声,递给他一杯水:“你这是饿了几天?”

龙文章看着他,那眼神看的张立宪有些发毛,他只好移开视线,低下头发现自己腰上还系着那条看起来像是超市采购时送的围裙,上面有一条大尾巴鲤鱼在绿草丛里游动。看起来真不是一般的怂,张立宪动作迅速地扯下围裙,耳边响起龙文章的笑声,抬起头是发现他已经被米粒噎着了,正仰头猛灌水。龙文章抬起下巴,一道浅色的伤疤从衣领里蜿蜒而出。

“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蛋炒饭,足以回味终生。”龙文章说,“张立宪,你不欠我什么,不用一直想着怎么补偿我。”

张立宪没有回答他,可还是坐在椅子上没动。龙文章陪他一起坐着,透光良好的房子铺满了落日余晖,尘埃浮沉,他们之间似乎跨越了一个时空。龙文章站起身,像是从另一世界过来,干燥温暖的手指落在张立宪的脖子上。

“我想要的,你也不会给。”

 

对于在自己家里会遇见唐基这件事,虞啸卿并不觉得意外。唐基与他父亲来往一直密切,算起来也是他半个亲戚,虽然虞啸卿对与唐基的某些行为略有微词,然而尊敬还是有的。

餐桌上的虞父依旧沉默严肃,虞母旧事重提,无非自己小儿子早已子女双全,大儿子还是孤孤单单一个人那些话,当虞母小心翼翼地问起是否还有可能和前妻复婚的可能,虞啸卿不轻不重地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虞母知道他的脾气,也就不再多嘴,一旁的唐基笑眯眯地看着。等到虞啸卿离开时,唐基主动提出要和他一起。

“虞侄啊,你见过张立宪了。”这是个肯定句。

虞啸卿点头,医院里也有唐基的熟人,他知道并不稀奇,而且虞啸卿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唐基说:“张立宪是个好孩子,不过真是可惜了。”

虞啸卿不动声色:“唐叔,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在门口停住,唐基拍拍虞啸卿的肩,留给他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虞啸卿倒是从来不担心唐基撞破他和张立宪的事情,甚至于父母那里,他也不是没想过开诚布公。但是张立宪的过度紧张让他放缓了接下来的安排。或许等到张立宪毕业,他们不再是师生关系,之后一切自然会简单明朗起来。

回去的时候张立宪穿着睡衣窝在沙发上看书,听见动静就抬起头对他笑了一下,说话声音很轻:“老师,你回来了。”

张立宪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身上带着淡淡的茉莉花香,似乎比虞啸卿抽屉里的那包花茶还要香些。虞啸卿低下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张立宪合上书,眨着眼问他:“老师,你不快点去洗澡吗?”张立宪的勾引明目张胆,虞啸卿也承认自己多少有点不知节制,不过上//////床这种事情,本该就是各个因素水到渠成了,也就跟着顺其自然了。

“好久没在这张床上做了......”

虞啸卿一只手撑在床板上,另一只手在张立宪的胸前游走。张立宪保持着两只手勾住自己的膝弯的动作,两腿毫无遮挡地打开在虞啸卿眼前。他侧过脸在虞啸卿的手臂上蹭了蹭,眼睛里闪着水光:“老师,你快点......”

虞啸卿用下身顶他,但是不着急进去,看着张立宪眼角被他欺负得眼角一点点泛红,然后又俯下身亲他的嘴唇。张立宪尤其喜欢和虞啸卿接吻,喜欢到可以暂时忘记身体的躁动,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

“啊......”

突然的进入让张立宪一阵晃神,手掌几乎抱不住双腿,虞啸卿却强硬地按在他的手上,声线低沉迷人:“立宪,别放手。”

别放手。

虞啸卿抬起张立宪的腰,张立宪的身体总能满足他的各种要求,无论是柔韧度、手感还是默契。张立宪一直听他的话,分开自己的双腿,放任虞啸卿长驱直入,手臂大腿肌肉绷紧,锁骨显出一大片凹陷。

虞啸卿轻咬他瘦削的锁骨,说:“立宪,你真该多吃点。”而他的这句话被张立宪低哑的呻吟盖住了。

“老师......你说什么......”汗水浸湿的脸庞年轻清秀,好看的眼睛上覆着一层水汽,有些看不出在张立宪清醒时候的明亮清澈。

“......啊,老师,那里,不要......!”张立宪的声音里混着哭腔,随着虞啸卿动作的改变快要抱不住腿,紧贴着虞啸卿是身体乱动起来,但纯属是在火上浇油。张立宪望着虞啸卿,好像在祈求虞啸卿快点结束,又好像在示意他快点继续。但是他自己什么也不说,只是咬着唇哭的虞啸卿的手心全是他的眼泪。

虞啸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想自己现在还是先在床上把他喂饱了再说。

 

虞啸卿在去医院上班的时候顺便关心了一下龙文章的情况,得知他已经出院了也没放在心上。时不时有人来问他是不是谈恋爱了,什么时候能喝上喜酒。

虞啸卿想张立宪要是听见这话还不知道什么反应,搞不好又要炸毛。炸毛是他听那些90后学生经常说的形容词,他浅层理解一下觉得应该就是像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一样全身毛都炸起来,用来形容张立宪还是挺贴切的。

不过在他眼里,何书光炸毛的次数比以前多了很多。

何书光提出申请,要求换实验室。他申请的实验室是和张立宪一间,而理由自然被写的十分冠冕堂皇了,加之龙文章旷课日久,那半间实验室总不能一直空着。

但是虞啸卿没同意,何书光瞪着眼没争辩,拿着那张申请单直接走了。虞啸卿不明白何书光的心思,他只是单纯不愿意别人和张立宪有过多的相处时间。等到他路过篮球场,看见张立宪一个漂亮三分球逆转全盘后,何书光飞奔过去一把抱住了张立宪,张立宪撩起下摆擦脸上的汗,然后把何书光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

何书光在一旁傻笑,结果张立宪递给他的水咕噜咕噜往嘴里灌。张立宪看见了虞啸卿,冲他眨了眨眼,似乎是想要跑过来,但是腰还被何书光抱着。

虞啸卿好像明白了什么。

“哥,咱再来一场呗。”何书光拦着张立宪。

张立宪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他,总觉得刚才虞啸卿的眼神好像有点怪。张立宪把球传给何书光,谁知道半路有人冒出来把球给截住了,篮球从两个人手里直接飞了出去。

何书光追着球跑,篮球抛物线落地后哐当哐当地砸到了虞啸卿脚边。虞啸卿的袖子卷到了手肘以上,一只手抓着篮球,对何书光说:“加我一个。”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4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