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虞宪/章宪】准时上线 (23)

我这大概是......随心所欲风。

 

23

 

到了球场上,自然是张立宪防着虞啸卿,两边人马打打闹闹,后来虞啸卿手感越来越好,连中几个三分,张立宪索性耍赖抱住虞啸卿的腰不让他有碰球的机会。

虞啸卿抓了他的脖子,温热的喘息近在咫尺,张立宪的耳朵一下就红了。这才知道自己闹过头了,想要放开虞啸卿,却被虞啸卿抓住脖子。张立宪几乎是被虞啸卿揽在怀里,流过汗水的肌肤紧紧相贴,让他想起不得不想起他们之间发生过的更加亲密的接触。

虞啸卿的手掌按在他脖颈的肌肤上,拇指扣住了张立宪骨骼突显的锁骨:“等到晚上回家再教训你。”

张立宪抬起头,翘着嘴角一笑:“老师,你要是今天赢了我,晚上你想怎么做都行。”

其实平时张立宪都是有求必应,完全被虞啸卿捏在手心里。

“但是如果我赢了,今晚你就得听我的。”张立宪冲他一眨眼睛。

半场下来比分难分难舍,休息的时候张立宪撩着衣服,露出劲瘦的腰部,顺手接过何书光给他的水瓶,仰面喝了几口,多余的水顺着嘴角流进衣领里。

在意识到虞啸卿目光时,张立宪反而故意舔起嘴唇,解开领口几颗纽扣。虞啸卿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发狠了,目光在锁骨上来回逡巡,张立宪忽然想起来昨晚上虞啸卿在他的锁骨上咬了好几口,低头一看果然还有一些痕迹,只好又扣回了纽扣。再看虞啸卿,他也拿了一瓶水,拿着水瓶的手腕上有一圈明晃晃的牙痕。

他听见虞啸卿身边有人问这是谁咬的。

“家里养的小狗,不听话,喜欢咬人。”虞啸卿笑道。

过了一会,又有人问他脖子上的抓痕是怎么回事。

“还有一只小猫,喜欢挠人。”

张立宪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把虞啸卿又咬又挠一遭。刚才也许还有玩笑的成分,现在张立宪彻底认真起来,只要拿到球就往圈里冲。没想到和对方一个身高体壮的人撞个正着,加速度过大的张立宪直接被撞飞出去一两米。

“哥!”何书光第一个扑到张立宪身边。

“我没事,脚扭了一下。真没事,你们别管我。”张立宪怕他们担心,扶着何书光的肩膀站起来,一脸轻松,“我坐在旁边歇会儿就行了……小何,你扶我一下。”

何书光半抱住张立宪的腰准备把他扶到旁边,虞啸卿一言不发地何书光手里直接抱过了张立宪。

“老师!”张立宪脸上发烧,其他人觉得虞啸卿的行为有些奇怪,可一想到张立宪是虞啸卿最喜欢的学生,又觉得合情合理。

“别逞强。”虞啸卿只说了这一句,然后对其他人说他要带张立宪去医务室。

何书光不死心地还想追上去,但是他的张哥眼里完全没有他。张立宪侧过头,望向虞啸卿的眼神是毫不遮掩的热切期盼,而他自己浑然不知。

 

虞啸卿取了车里自备处理伤口的急救箱,让张立宪坐在车后座,虞啸卿脱了他鞋子,卷起裤腿。张立宪扭到的脚踝果然肿了起来。

“老师,我自己来吧。”虞啸卿半跪在他面前,这样居高临下的位置让张立宪很不习惯。

“就这么想赢我?”虞啸卿用力握着他的脚踝,疼的张立宪皱起眉毛,汗水顺着下巴一滴滴落下。可他就是不肯开口说话,倔强地看着虞啸卿。

“小何喜欢你。”虞啸卿突然开口,手上冰块按在张立宪肿起的脚踝上。

张立宪说:“怎么可能?他有好多女朋友。”他盯着虞啸卿冷峻的眉眼,忽然笑了起来,指尖在虞啸卿的鼻梁上划过,“难道刚才老师是在吃醋?”

虞啸卿抓住他试图调戏自己的手指,捏住张立宪的下巴把他的脸拉到眼前:“我确实在吃醋。”

没料到虞啸卿会直接承认,张立宪一下就结巴了。虞啸卿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小脸拉到自己眼前:“下回就算想赢,也不能让自己受伤,知道了吗?”

张立宪咬着嘴唇点点头,眼睛里含着星星,他四下确定了周围没有人,抬起胳膊抱住虞啸卿的肩膀:“老师,我还是很喜欢你,怎么办……”

第一次张立宪和虞啸卿说喜欢,虞啸卿毫不犹豫地推开了他。而这一次虞啸卿却用力地抱住了他,摸着他的后脑勺:“我才是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

虞啸卿晚上也没去父亲那里吃饭,而是陪着张立宪在家里,张立宪脚伤了不方便,虞啸卿抱着他一起洗了澡,出来的时候张立宪全身都红扑扑的,大概还是因为害羞。

“老师,你想要吗……”临睡前张立宪用手指勾住虞啸卿的睡衣。

“你叫我什么。”虞啸卿亲上他的嘴角。

“啸卿。”

张立宪张开嘴唇,任由虞啸卿在他的嘴巴掠夺一切。虞啸卿抚摸他年轻的身体,修长有力的双腿,张立宪抬起腿勾住虞啸卿的腰,在碰到伤口的时候轻哼了一声。

虞啸卿握住他的脚踝,却没有继续下去。

张立宪主动攀上虞啸卿的手臂,追上他的嘴唇继续缠绵亲吻,不停用腿去蹭虞啸卿的腰。虞啸卿原本打算放过他,但是看他压根没把自己的脚伤放在心上,而且撩///拨得越发起劲,最后还是把他按在床上,分开那双一直勾引他的长腿。

张立宪喜欢痛的,弄得他越痛,身体反应越激烈。而虞啸卿也能给他足够痛的,痛的张立宪一直在哭,却还用腿缠着虞啸卿想要更多。

 

龙文章躺在沙发上,光是想着张立宪的连他的下面都要硬了起来。如果没有尝过一回张立宪的滋味,他恐怕还能就这么吊儿郎当地混生活,以后找一个不算喜欢也不算讨厌的人凑合一辈子。

但是他偏偏尝过了,而且那滋味又是那么的好。

他看着门外的张立宪,心里早就把他扒光上了几百遍,这滋味真他妈折磨人,最后他还是把张立宪放了进来,像是要考验自己的耐力。

张立宪走路姿势有些别扭,好像脚受了伤,龙文章一边想着虞啸卿肯定会照顾好他,一边又死死盯着他看起来受伤了的脚。

张立宪很单纯,也很固执,认为自己欠了龙文章的就要还给他。所以会每天都来看他,给他做饭,孟烦了称其为田螺姑娘,这就是来报恩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以身相许,解了死啦死啦这心头之渴。

“我好像把鸡蛋炒糊了……”虽然做出来的都是黑暗料理。

龙文章没理他手里那盘菜,而是蹲在他面前,伸手拉开了他的裤腿。张立宪没躲开,被龙文章捉住了脚踝。

龙文章想张立宪这脚踝也太他娘的细了,虞啸卿是不是没给他吃过饱饭。

“我给你揉揉,推拿还算我的强项。”龙文章接过他炒鸡蛋随手放到一边,强压住张立宪的肩膀让他坐下,他坐在邻近的椅子上。推拿确实是他的强项,起初张立宪还有些挣扎,但是之后脚踝的疼痛有所缓解,错位的经脉被力道适中地按压,舒服得他有些想睡觉。

而他确实也睡着了,因为昨晚折腾得太晚,他根本就没睡多久。

等到张立宪走后,龙文章后悔刚才怎么就没趁张立宪睡着的时候亲一口,他什么时候这么正人君子过?

桌子上的菜已经凉了,龙文章端着那盘炒糊了的鸡蛋,狗肉用头挤了门溜了进来。狗肉是条好狗,在张立宪来的时候从来都是退场不影响他们二人世界。

龙文章用筷子夹了鸡蛋去逗狗肉,谁知道狗肉连看都不看直接奔自己的狗窝去了。

“你想吃我也不给你吃。”龙文章对狗肉说,狗肉狗尾巴一扫,并没有没搭理他。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5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