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虞宪衍生】代号种子 (上)

杜荫山《烈火红岩》×龙千言《秀才遇到兵》。微博上一位小伙伴开的脑洞,然无粮,不才只得自力更生。

手生,今天先愉快地卡个肉。

另,想看虞宪!!!!!想吃红烧肉!!!!!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再另,少爷真是美哭我!!!!!

——

长久的黑暗与寂静让龙千言失去了时间的概念,现在或许是白天,也有可能是夜晚。审讯他的或许换了个人,也有可能一直都是同一个。

“说。”

他被抓着头发,口鼻灌满了水,他想自己是条鱼,这样在水里他也可以呼吸。但是他不是,他像个溺水的人,手脚被铁链拴着,不能动弹的人。

他们让他说,可他也不知道说什么。眼前的影子模模糊糊,像是人,也像是鬼。他也像一个鬼,时而觉得热,时而觉得冷。

来人捏住了他的下巴,他勉强睁开眼,在一片昏暗中看见了闪光的袖扣。

“我一直觉得像龙少爷这样的人,不该掺和这些事。每天在办公室喝喝咖啡,回家了就喂喂金鱼,晚上找个漂亮的小姐……不是很好的生活吗?”

杜荫山面上的表情似是极其疼惜,对待情人一样的温柔,拇指摩挲着龙千言毫无血色的嘴唇。

龙千言缓慢地眨眼,水珠从睫毛一滴滴落在杜荫山的手背。他咳嗽起来,身体也只是极细微的抖动,脸上倒是慢慢恢复了一点血色,只是那么一点,全都留在了眼角。

“是……很好的生活……”龙千言笑了一下,“可是那样的话……杜处长会甘心吗?”

 

 

·

 

“外面下雨了。”

本该在一刻钟前就离开的杜荫山折返回来,他的军装外套被雨水打湿,左半侧显出明显的深色。

二处办公室里只剩下龙千言,他还在为白天一位主任捅的篓子善后,手边的书籍堆得小山一样。屋里闷热,他只穿了一件半旧的衬衫,外套斜斜挂在椅背上。手中的钢笔也是用了很久不曾换过。龙千言原先也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如今混成了这幅模样。

比几年前在旅顺的那次偶遇,龙千言变化颇大,脸庞依旧清秀,书生气怎么也掩不去,倒是以前的大少爷脾气收敛了不少,懂得了为人处世,也知道了小心逢迎。只有在少数几个情况,露出他被骄纵惯了的脾性。

“下雨了的话,是不是我们都走不了?”

龙千言小心收好了钢笔,走到窗户前,手掌按在玻璃上往外看。

窗外雨帘连绵,隔着玻璃手指都是一阵阴凉。杜荫山握住他骨节泛白的手指,龙千言低下头,看见玻璃上自己的指纹正在消失。指关节上一阵钝痛唤回了他注意,他挑了眉,有些嗔怪地回头看了杜荫山一眼。

杜荫山舔着在他手指上咬出来的牙印,伸手按住了龙千言极细的腰部,把他牢牢固定在自己与窗台之间。

“龙少爷写的一手好文章,连局座看了都要称赞,我想知道龙少爷的手是否与我等凡人有所不同。”

“处座!”龙千言却也只能说这一句话,他被杜荫山握住了手腕,手背上的青紫血管突出,蜿蜒至衣袖紧扣的深处。

“手腕这么细,拿得住枪吗?”

“处座大人,您未免太小瞧我了。”

杜荫山只是笑笑,目前仍旧对他的手很是感兴趣。指腹饱满圆润,手背柔软光滑,看得出前二十年是如何的娇生惯养。只是一位少爷养的这么好,在眼下这个时局并不是好事。

“这种时候,我万万不敢小瞧你。”

杜荫山咬住了他的指尖,龙千言极低地喘了一声,一抹桃红爬上了侧脸,长翘的睫毛低低垂着。喉结滚动了一下,终是什么也没说。

这幅欲说还休的模样,杜荫山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杜荫山搂住他的腰,手指玩着胸前的纽扣,望了一眼外面的雨势。

虽说细雨缠绵,外面已是水汽弥漫,可是难免不会被来往行人看见里面场景。

“要在这里吗?”

龙千言没有选择的权利,杜荫山已经开始解开了他的纽扣,手掌摸进去,胸肌贴服饱满地盈满了他的手掌。找到了嫩红的果实,便用手指夹住了,换来了怀里人的不住颤抖。

“嗯……”

龙千言本能地往后仰去,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呻吟。眉毛微皱,眼波横转,杜荫山早知道他在情动时又是一番别样风情,仿若换了一个人。

以前的骄横灵动的少爷是一个,后来落魄隐忍的也是一个,现在这个也只有他能看见。杜荫山凑到他耳边:“龙少爷可想要更舒服些的?”

龙千言握住杜荫山的手臂,额头靠在玻璃上平复呼吸,杜荫山倒有耐性候着他。

“不在这里,行吗?会有人进来……”

龙千言小声开口,几乎是在哀求。

“我也很想回去,可是你看见了。”杜荫山板起他的下巴,让他看外面。

龙千言闭上了眼睛,杜荫山知道他最终会屈服,手掌放肆地抚摸空荡荡的衬衫下的身体。不够柔软,也不够光滑,可是杜荫山近几日爱极了这个身体。

腰带勒的太紧,杜荫山解开的时候费了些力气,最后解开的时候龙千言的胯部被勒出了一道洪恒。手指插入密林之中,龙千言扭动身体想要躲开,被杜荫山按住了后腰按在窗台上。

“杜处座……”

“龙少爷,别玩这欲擒故纵的把戏了,我喜欢你第一次爬上我的床时候的表现。”

浑身带着酒气,抓着他的衣领就亲了上去,眼神茫然地坐在他的身上,像是一只迷途的小动物。

“至少去里面,这里会被别人看见。”

杜荫山同意了他的提议,毕竟他也没有被人旁观的嗜好,抱起他的腰离开窗台的时候,顺手拉上了窗帘。

杜荫山喜欢控制全局,在床上也是如此,极少时候才会允许别人反客为主,不过让龙千言练习一下他蹩脚的吻技也不错,他可不想在做的正舒服的时候被人咬了舌头。

龙千言抱住杜荫山的肩膀,他是一个认真的学生,认真地学习杜荫山曾经做过的动作。舌尖探入口腔,品尝到他唇舌间苦涩的烟草味,龙千言想要退缩,却被杜荫山卡住了脖子,被迫继续这个苦味持久的吻。

对于杜荫山,这是一个干净清爽的吻,龙千言身上始终有着最纯粹少年气息。杜荫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时间停止了流逝,他贪婪地拥抱龙千言,享受他的甘甜滋味。

龙千言曲着两条长腿坐在他的腿上,用手背抹去了嘴角的津液,眉眼弯弯像是在笑。

他叫他“处座”,两条腿在杜荫山身侧磨蹭,腰上挂着的裤子缓缓掉落。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3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