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虞宪】不浪漫罪名 (1)

现代AU

霸道师座爱上我什么的先放一放,先释放一下被小言脑占领的自我

改了一下


1

张立宪是最后一个上的车,长途汽车里只剩下一个座位。他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旅行包,走向空位的时候背包不小心碰到别人不停道歉,等到挤到空位的时候车子已经要开了,他摇摇晃晃着站不稳,举着旅行包往行李架里面塞。

终于把背包塞了进去,不知什么东西从行李架的缝隙里掉了出来,正好落在坐在里面的人怀里。

“不好意思……”

汽车行驶路段不平,车身猛地一震,张立宪没能站稳,保持着伸手的姿势倒在了那个人身上,那个人十分自然地搂住了他的腰,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说:“小心。”

张立宪盯着他看了片刻,直到车身又晃荡着震了一下,他才稍微移开了视线:“虞总,你怎么会在这里。”

虞啸卿扶着他的腰的手感觉到身体的主人流露出的抗拒感,更加不想放手了。他看着张立宪头顶的那个发旋,座位与座位之间空间狭窄,他每呼出一口气,张立宪的睫毛就轻轻颤抖一下。

“出差。”

虞啸卿不会说出自己为了能在这里遇到张立宪做了多少准备,显然张立宪对虞啸卿会坐汽车出差这种拙劣借口没有丝毫怀疑。

说完这句话,虞啸卿就有些心虚地放开了手。张立宪坐回他的座位,想起刚才自己掉下来的东西,低头找了一阵子。虞啸卿的手指敲着扶手,看见张立宪弯腰俯身时衬衫下露出的一截腰身,发现他似乎又瘦了一圈。

张立宪寻找无果,又直起上身坐了回去,肩膀脊背僵硬,始终不偏不倚。张立宪不先开口,虞啸卿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少有这般局促的时候,只好侧过头看窗外。外面荒凉的很,偶尔能看见几块乱石,远处是连绵不断的山,隐在雾气中。

虞啸卿忽然出声,叫了张立宪的名字。身边的人没有回答他。

张立宪的脑袋歪在座椅,只留给虞啸卿一个背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张立宪最近来回奔波,身心疲惫,自己也没想到会在虞啸卿身边睡着了。他在虞啸卿的肩膀上醒过来,右边脑袋被虞啸卿肩膀上突起的骨头硌得太阳穴一跳一跳,身上盖着一件不属于他的衣服——这件衣服在他睡着之前还穿着虞啸卿身上。

虞啸卿端坐在他身侧,阳光斜照,英挺的轮廓陷入柔和光晕。张立宪总觉得自己有好久没有仔仔细细地看虞啸卿,其实算来算去也没有超过两个月。

对着熟睡的虞啸卿,张立宪又胆大了起来。他把头又靠回了虞啸卿的肩膀上,轻轻的,没有惊扰虞啸卿。现在车里其他人都在专心做自己的事情,没有人会发现他的小动作,藏在衣服下的手慢慢摸索,最终碰触到熟悉的温度。

虞啸卿左手小指上有一条细小的伤疤,不仔细看不能发现,摸上去却能明显感觉到。张立宪轻抚着他小指突起的疤痕,想起这条疤是因为虞啸卿小时候跳窗户结果撞碎了玻璃才留下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指尖缠上了冷硬的线条,衣服下另一只手牢牢抓住了他的手。张立宪下意识闭上眼睛,指上触感无限放大,虞啸卿握住了他的手,小指勾连,掌纹叠落在一起。

张立宪觉得自己脸上都要烧着了,不敢睁开眼,决定继续在虞啸卿的肩膀上装睡。

只是颠簸不断的路况不允许他假装下去,小小汽车都要颠散架了,车上的人陆续发出低呼,张立宪也不得不睁开眼,右手挣了一下,换来另一只手更用力的回握,很霸道的力道。

过了好久终于又回到了平坦路段,张立宪的心脏还在胸腔里抛来坠去,热度传不到右手,手臂冷到麻痹。他从没像这样害怕过虞啸卿靠近自己,只想躲避逃离,就像龙文章说的那样,一回到虞啸卿的身边他就变得不像自己,变成了虞啸卿的张立宪。

他又混乱了,一旦发觉了虞啸卿正在看着他,他就不知道该把目光落在哪里。他在心里苦笑,明明跟了虞啸卿那么多年,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可他每次还是慌张得像个瓜娃子。

虞啸卿依然不知道该和张立宪说些什么,这种情况下若是谈论工作是何其扫兴,他也自认为不是一个无趣严肃的人,偏偏这种时刻什么风度风趣都施展不出来。又想起那个该死的龙文章,总是能把张立宪逗得笑得花枝乱颤。

花枝乱颤,这个词不知道怎么混进了虞啸卿的脑子里。他看了一眼张立宪,觉得这个词真是十分贴切。


终于到了目的地,这个地方虞啸卿十分熟悉,正是他出生的地方,实际上他在这里生活的时间不过两三年。

虞啸卿不知道张立宪为什么要来这里,他在等张立宪告诉他原因。车停了之后,张立宪起身去拿背包,两只交握的手自然就分开了。

张立宪没有和虞啸卿交代行程的意思,也没有询问他行程的打算,这让虞啸卿觉得很不对劲。张立宪在逐渐脱离他的生活,自从龙文章出现以后。

又是龙文章。戒烟许久的虞啸卿在张立宪对他轻描淡写地说了再见之后,很想再抽一根烟。放置在口袋里的手机也亮了屏幕,果然又是龙文章。

他只发了四个字过来:祝你好运。


虞啸卿从来不信运气,他走进了张立宪事先预定好入住的酒店,一眼就看见抱着旅行包孤零零地站在电梯门口的张立宪。

张立宪不知道自己这次的决定是不是正确,本以为只要离开虞啸卿就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没想到在寻找的路上会遇见虞啸卿。

电梯楼层数不断闪回,他的思绪还停留在刚才的那辆汽车上,他和虞啸卿并排坐在一起,手掌,小臂,肩膀,接触过的每个地方都残留着虞啸卿的体温。没到到数字归位,虞啸卿再次出现在他眼前,虞啸卿对他伸出手:“房卡给我。”

张立宪条件反射地就交出了房卡,迈开长腿跟在了虞啸卿身后。虞啸卿把房卡交给了前台,交代前台小姐办理退房。

张立宪想自己之前做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最后他还是要回到虞啸卿身边。有点挫败。

在上车之前,张立宪问虞啸卿他们要去哪。

虞啸卿说:“回家,我的家。”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39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