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虞宪】勇于AU

新年快乐!又过去了一年,对虞宪还是爱爱爱不完。


山棠补,片段选自:《不是聊斋就不能志异了吗》

(有借鉴山海经)


北冥有虞,其名为啸卿。


……………………不好意思拿错书了。

重新掏出《小五故事会》


 

北地有异,其状如豹,通体雪白,出入有光,其鸣如鸣玉,见则有雪。

 

将军归来之时,怀中蜷缩了一只玫瑰色的小毛团子。小毛团子两眼乌黑极为灵动,被将军救起之时已是奄奄一息,一路上将军将其揽入怀中,为其遮风挡雨。将军本是命格极盛之人,可惜杀戮过重,戾气已成。如此之人,北地生灵轻易靠近不得,轻则道行受损,重则命格错乱。总之前途难测。

小毛团子懵懂无知,与将军日夜相处,在连绵大雪的极寒之地如燃烧火炉,偎在将军怀中,撒娇打滚,一派天然。若是惹恼了将军,将军便用一手拎起他来。小毛团子尖耳软伏,白尾垂地,乖觉似猫,呜呜叫了两声,又滚进了将军的怀里。

 

大雪封山。

小毛团子逐渐褪去玫瑰毛发,新生皮毛雪白,唯有脊背七点红斑醒目。将军时常抚起脊背红斑,低吟不语。小毛团子身形渐长,已不是小毛团子,隐约可见其成年之时丰神俊朗之姿。

待小毛团子完全长成之日,其间不过一月有余。他如幼时卧在将军身侧,白尾环住将军正在写字的手臂。将军于纸上写了一字,便是他的名字。

如珠如宝,从心从目,宪者,敏也。

 

亭台楼阁,飞檐风铃,雾花迷眼。少年披一袭白,赤脚走来,皮肤似有火焰燃烧,炙热烫手。少年低低唤他:将军。

双目乌黑,嘴角似弯月。脊背七颗红痣,随少年不堪冲撞的身躯而重合错落。将军暴虐心重,百般花招皆用在少年身上,少年柔顺体贴,从不曾忤逆。既是情意相投,便再也懒得计较。

极北之处,春意袭人。

 

将军日渐颓靡,终日于大帐之中与梦中少年翻云覆雨,不闻战事,不问国事。宪,也不见踪影。军中能人看出端倪,于将军难得清醒之时告诸详情。将军命中该此一劫,破则万事可谋。能人数以利弊,并指以破解之法,望将军早日参透。

 

少年如约而至,白衣垂地,黑眸低垂,赤   裸双腿修长有力,结合之处润泽紧致,无一处不销魂。将军神情微动,袖中匕首滑入掌中。少年面上泪迹未干,扬眉而笑。

匕首乃玄铁打造,没入少年脊背,鲜血顺后背而下,七颗红斑连成一线。微光闪动,如初见之时,少年纯洁无邪,于一片白茫之处,双目灼灼,只见将军一人。

 

宪。

将军梦醒。

 

终是雪停。



评论 ( 8 )
热度 ( 25 )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