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更切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虞宪/章宪】准时上线 (26)

【虞宪章宪】准时上线(1~25)

密码:KGWF


前文自取。

说填坑,就填坑。


26

 

张立宪未曾料到会在此时此刻遇见孟烦了。他下意识地回头,像是想要寻找什么人。

孟烦了也像是看透了他在想什么,笑的不怀好意:“看来张医生这些年过得挺好,哎呀是不是已经记不得我了?要不要我给您提个醒?”

张立宪不自然地理了理衣领,目不斜视地看着手里的病例:“孟烦了,你的腿伤恢复的不错,不用多久就能出院了。”

陈小醉说:“医生,他不会有啥子后遗症吧?”

久违乡音既陌生又熟悉,张立宪翘了嘴角,面对陈小醉时神情堪称温柔:“他只要现在好好静养,不会有什么问题。”

孟烦了不耐烦起来:“我知道张医生你长得帅有很多人喜欢你,但是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女朋友成吗?”

陈小醉噎他:“前女友!”

难得见孟烦了吃瘪,张立宪嘴角压不住笑意,合上了病例真心实意地对孟烦了说:“希望你早日康复。”

“承您吉言了。”

他与孟烦了向来是能说两句话绝不多说第三句,张立宪也有些心不在焉,查完一圈房就要走。在孟烦了面前他总有中自己被看穿的窘迫感,在这个时间遇见以前的人,不可避免地想起以前的事,以及一个许久没有出现在他的生活中的名字。

“医生,你有东西掉了。”张立宪回头,陈小醉手里拿着一包喜糖,正是他方才随手塞进口袋里的那袋。陈小醉笑道:“是喜糖呢。”

孟烦了接道:“原来张医生要结婚了,恭喜恭喜。”

张立宪懒得与他解释。孟烦了又说:“我说,死啦当初走的可真是时候,没赶上心碎成渣的机会。张医生,这喜糖要不要帮你转送给死啦?——死啦,龙文章,张医生还记得吗?”

“当然。”张立宪握紧了手中的钢笔,又松开手指。这支钢笔是虞啸卿在他毕业那天送给他的,庆祝他们师生关系的结束,恋人关系的开始。

他当然记得龙文章。他想自己应该感谢龙文章的抽身而退。

“龙文章……他还好吗?”

 

龙文章临走之时要张立宪记得他一辈子。

自从龙文章走后张立宪再也没有梦见过他,没有梦见战火纷飞的年代,没有梦见一双充满离愁的眼睛。甚至也没有梦见那个酷似虞啸卿的军官。

“立宪,在想什么。”耳垂被挑逗,环在腰上力度加重,手指按在臀间并不深入,暧昧地抚摸揉捏。张立宪手臂撑在办公桌,身体后仰,后背紧贴虞啸卿的胸膛,使得下身和虞啸卿靠的更近,几乎是迫不及待就要结合的距离。

“想你……”张立宪看着他的老师,眉毛眼睛鼻子嘴巴,都比他梦里的真实,挽住虞啸卿的肩,闭着眼一一亲过去,梦里那个虞啸卿渐渐模糊,轮廓虚幻,直到消失。虞啸卿捏住了他的下巴,语气忽而严肃了起来:“现在可是工作时间。”

“可是我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张立宪转过身,变成了趴在虞啸卿身上的姿势,“刚才虞主任不是叫我查完房去找你,是有什么事要我做吗?”

明知道是他点了一把火兀自走了,留下虞啸卿冷静了好长时间才能分出注意去做自己的事。而今又一脸无辜地黏了过来,略显瘦削的脸褪了青涩稚嫩,已经有了成年男人的棱角。虞啸卿抱紧他,心中生出一股不安,只好抱住他,借以张立宪温暖的身体使自己安抚随时会爆发的暴躁情绪。

继续之前的吻,虞啸卿没有可以隐忍,张立宪也没有叫停,两个人都有些失控,张立宪咬着虞啸卿的下唇,眼睛微湿,显得尤其的黑。

“老师……啸卿,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三年……不,五年,五年之内,你都不会不喜欢我,不会离开我。”

“怎么突然说这个。”虞啸卿揉着他的脑袋,手指穿过柔软黑发,落在后颈摩挲。张立宪急切地脱去虞啸卿和自己身上的衣服,只除去了外套又凑过去亲吻虞啸卿的下巴。顾忌身份的人是张立宪,每次主动的人也是张立宪,虞啸卿不想错过张立宪的殷勤爱意,搂着张立宪腰慢慢走向窗边。

“啸卿?”

张立宪反手撑在窗台,虞啸卿卡住了他的大腿根向上抬,张立宪下意识用脚勾住虞啸卿的腿,身体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姿势。意识到身后是窗户正面对一排病号楼,张立宪软了声音不敢像刚才那样勾引虞啸卿。

虞啸卿与他额头抵着额头:“我一直在想,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会怎么样。”

“不行。”张立宪想也未想就反驳了他。

虞啸卿笑了笑:“我爸都已经知道了,其他人知不知道已经无所谓了。”

说到虞啸卿的父亲,张立宪低下眼,撑在窗台的手伸出一根手指去勾虞啸卿的衣袖。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小偷,偷走了别人的好儿子,虞啸卿被他害的有家难回,与父母关系日渐疏远。

“但是,我不能把你还给他们……”张立宪委屈地用鼻子蹭虞啸卿的侧脸,在自我厌恶中接受虞啸卿给他的骄纵。

 

嘿嘿嘿


窗帘的笼罩带去一层阴影,他们看着对方,张立宪最先笑了出来,伸手想要揭开窗帘,却被虞啸卿按住手。

虞啸卿说:“除非你离开我。”

张立宪怔住,虞啸卿戳了戳他的脸,笑着重复了一遍:“除非你离开我。五年后,我年近四十,那时候你也该嫌我老了。”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42 )
  1. 伯玉莫更切 转载了此文字

© 莫更切 | Powered by LOFTER